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755章你别说,医院的WiFi还真快4000

小说:我有一座恐怖屋 作者:我会修空调 更新时间:2019-11-26 07:49: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本日记是从门后带出来的?”陈歌知道老周肯定不会欺骗自己,他将手中的两本日记都摆在了课桌上。

  “老板,我怀疑恶梦学院的老板之所以能打造出这座鬼屋,就是因为参考了这本从门后带出来的日记。日记里的内容记录了门后的场景,鬼屋老板按照日记将门后的场景在现实里还原了出来。”老周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难道恶梦学院的老板也进入过门后的世界?”进入门后世界,还能活着出来的,都不是一般人。

  “我们跟恶梦学院老板打过交道了,他只是个普通人,心理素质很差,应该没有进过门后的世界,这日记可能是他从其他地方找到的。”老周分析完后,将日记翻到最后:“这本日记上所有字迹都不相同,是不同人书写,其中还有很多页被撕下,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许音在日记本里发现了这四个字……”

  老周指着最后一页的末尾,上面写着一句话——我,死,一三,通灵鬼校,逃。

  断断续续几个词语,根本弄不明白对方想要表达什么,老周他们只是看到了通灵鬼校四个字,他们知道陈歌最近一直在寻找和这所学校有关的信息。

  “通灵鬼校?难道这日记本是从通灵鬼校的门后带出来的?”

  看见通灵鬼校四个字,陈歌眼神都变得不同了。

  “很有可能,不过真相到底是什么,我觉得还是找到鬼屋老板当面问清楚比较好。”老周挠了挠头:“那家伙现在估计还在医院里,最后鬼屋里就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我和许音好好陪她他玩了一会。”

  “不用担心,警察没有跟我说鬼屋老板的事情,说明对方没有生命危险,咱们现在就动身去医院吧。”通灵鬼校是黑色手机里第一个出现的四星试炼任务,任务期限很快就要到了,但是陈歌并没有完成任务的信心。

  许音受伤,张雅沉睡,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去做四星试炼任务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可是让陈歌放弃这个任务,他又不甘心。虚拟未来乐园即将开业,如果他的鬼屋停滞不前,好不容易吸引到了游客恐怕会被“抢走”大半。

  这也是他拼命收集通灵鬼校信息的原因,不管是冒险去尝试,还是选择放弃,都要有足够的信息支撑才行。

  “你们在这鬼屋里呆了一下午,还有没有其他收获?”陈歌把老周和许音留下来,也是有目的的,想让他们先检查一下这个场地。

  老周摇了摇头:“大楼虽然修建在阴中至阴的位置,常年不见阳光,内部阴气极重,但可能是因为新海中央大道人气太旺盛,所以这地方并没有什么鬼怪。”

  “修建在闹市中心,执念却能在里面长时间停留,这鬼屋的位置真是绝了。”陈歌是越看越喜欢这地方:“回去我就找罗董事好好谈一下。”

  陈歌将两本日记全部塞进背包,收回许音和老周,悄悄走出恶梦学院。

  “要想个办法尽快把恶梦学院的老板弄醒,可惜卫医生在恐怖屋里总领大局,没有带他出来。”

  早在派出所的时候,陈歌就从警察对话中,听到了鬼屋演员们所在医院的名字。

  离开地下停车场后,他直接打车前往那座医院。

  新海的这家医院非常大,病患很多,陈歌转悠了半天,才在某间病房外面找到了一命留守的警察。

  “恶梦学院的演员都在那间病房里?”陈歌装做不经意的从病房旁边走过,在视线扫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窗户时,他瞳孔缩小,使用了阴瞳。

  “其他人都在,怎么唯独看不到鬼屋老板?难道他还在急救室抢救?不可能啊,老周和许音那么善良,应该不会下死手。”

  陈歌很了解自己的员工,他也打心底信任他们。

  在引起警察怀疑之前,陈歌主动找到了对方,他满脸的焦急和担心:“警察同志,我哥他没事吧!”

  见陈歌喘着气,满是担忧,警察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并没有直接哄他走:“你哥是谁?”

  “就是恶梦学院的老板!我听说他出事了,要不要紧?”

  “你是上官轻鸿的弟弟?”警察示意陈歌冷静:“你哥情况不是太好,仍处于深度昏迷当中,我们根据医生的建议已经将他转送到含江市接受进一步治疗了。”

  “你们把他送到了含江?”陈歌脸上的惊讶根本掩饰不住,不过他反应真的是太快了,顺嘴就是一句:“你们不让他在新海的大医院接受治疗,反而把他送到小城市的医院去,据我所知那里的医疗条件跟新海差很远!你们这是拿我哥的命开玩笑啊!”

  “稍安勿躁,含江整体医疗水平确实不如新海,但在治疗惊吓过度、晕厥方面,他们非常专业。”

  “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你可以上网自己查,那家医院叫做含江中央医院,里面有一个病区就是专门用来治疗晕厥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陈歌没有再跟警察交流,一脸担忧的准备离开。

  “等一下!”警察看着陈歌的背影,忽然感觉这人有点眼熟,中午的时候自己好像见过他。

  没有回头,陈歌直接混入人群,趁着对方不注意进入楼道。

  “这警察记忆力蛮好的,差点就被他认出来了。”为防止再次遇到对方,陈歌来到二楼,想要绕一圈再离开。

  结果他刚走几步,就一下愣住了,远处豪华病房门外的座椅上坐着一个人,那人正用一种非常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老板?你不是去参观别人家鬼屋了吗?怎么跑医院里来了?”

  这个坐在豪华病房外面的男人正是张敬酒,早上他向陈歌请假,说自己父亲生病了,想要来新海看看父亲。正好陈歌要来恶梦学院参观,两个人就坐同一班高铁来新海了。

  陈歌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他总不能告诉张敬酒,其实医院已经是他的第三站了,中间他还乘坐警车去了趟派出所。

  “老爷子病情稳定了吗?”陈歌坐在张敬酒旁边,隔着窗户朝病房里看了一眼。

  “还好,我……”张敬酒叹了口气:“有时候感觉自己挺没用的,我应该早点来看看他。今天我们聊了好久,十几年的心结虽然没有完全解开,但至少我们都向前迈出了一步。”

  目光怔怔的望着病房门,张敬酒看着病床上已经睡着的老人:“以前我觉得他是个蛮不讲理的混蛋,脾气粗暴,天天应酬,不顾家。直到他现在躺在床上,倒下了,我才突然发现那么强大的他,也会变老。”

  偷偷别过脑袋,张敬酒缓了一会语气才恢复正常:“不好意思,我好久没见他,有点……”

  “没事,我理解。”陈歌轻拍张敬酒的肩膀,什么都没说,很安静的呆在旁边。

  张敬酒成年后独自一人在含江讨生活,整个新海除了病房里的父亲外,没有任何朋友,这时候能听他倾诉的只有陈歌了。

  快六点时,张敬酒把护士叫来,给对方塞了一封手写的信,让她交给自己父亲,然后就和陈歌一起离开了。

  “老板,刚下楼的时候,那个警察为什么老是看你?”

  “你该关注的不应该是医院里为什么会有警察吗?”

  “对啊,医院里为什么会有警察?难道新海出了什么案子?”

  “或许吧。”

  两人坐着最后一趟高铁回到含江,一出火车站,陈歌和张敬酒就直奔西郊恐怖屋。

  陈歌一白天没在鬼屋,他很担心鬼屋会出什么事。

  至于张敬酒则是单纯的想要过来帮忙,毕竟自己一天什么都没干,在看望自己父亲的时候,陈歌还给他发了个大红包,让他给自己父亲买点东西。

  说实话,张敬酒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进入新世纪乐园,来到鬼屋门口后,陈歌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白天的营业并没有出现问题。

  小顾和徐婉打扫完卫生后已经下班,剪刀跟着徐叔在乐园里其他地方帮忙,顺便认识一下乐园的其他同事。

  徐叔其实也是为剪刀好,剪刀孤僻不爱说话,他和小顾不同,如果没人带领,他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去跟乐园的其他工作人员交流。

  “徐叔,今天白天没出事吧?”陈歌也没想到都这么晚了,乐园里还有很多工作人员没下班,他们在抓紧布置场地,为即将到来的旺季做准备。

  “没你在,今天风平浪静,比之前好多了。”徐叔看起来心情不错。

  “活水才能养大鱼,一直风平浪静下去可不行。”陈歌让张敬酒也去帮忙,自己则回到恐怖屋,他将背包中的各个红衣厉鬼放回原位。

  这次尝试对他来说影响非常大,以后他完全可以利用白天的时间去做一些事情。

  “我的员工已经将守则熟记于心,以后他们可以自己去吓人了。”

  所有场景转了一遍,没有发现不对后,陈歌使用漫画册将几名医生收起,再次离开新世纪乐园,打车赶往新海中央医院。

  ……

  缓缓睁开双眼,医院病房的白色灯光照在脸上,恶梦学院的老板上官轻鸿抿了一下苍白干裂的嘴唇,过了好几秒钟,他的意识才慢慢清醒。

  脑袋很沉,晕乎乎的,他想要抬起手,试了好几次才做到。

  “我在哪?”

  费力的转动脖颈,上官轻鸿看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旁边还站着两名医生。

  “这里是含江中央医院特护病房,你已经昏迷了一个下午,我们使用了很多种方法才把你唤醒。”为首的医生示意上官轻鸿不要乱动:“好好休息,我们已经联系新海警方,他们估计明天就会过来。”

  “联系警察?为什么要联系警察?”上官轻鸿捂着自己的头,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无比真实的噩梦。

  “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我们只是医生,只负责救人。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吧,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这种重度昏迷会伴随一些后遗症,需要慢慢调养。”

  医生又交代了上官轻鸿几句就离开了,直到现在上官轻鸿还是没有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含江的病房里。

  “老板,你也去参观他的鬼屋了?”相邻的病床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上官轻鸿侧头看去,发现一个长相阴柔的男人正一脸苦笑的看着自己。

  “李长阴?你怎么也在这里?”上官轻鸿没想到自己会在病房里看到自己的员工。

  “这病房就是专门用来救治新世纪乐园游客的,不止我,还有他们也都是那鬼屋的受害者。”李长阴指了一下其他床位,上官轻鸿这时候才发现这个病房很大,是三间病房合并成的。

  自己昏迷的样子被这么多人看到,上官轻鸿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他很快发现,这些病友们看自己的目光中并没有嘲笑,眼神中满是理解和同情。

  这发自内心的共鸣是怎么回事?

  干咳一声,上官轻鸿勉强支撑起身体:“你们都是在西郊恐怖屋里晕倒的?”

  同病相怜,几位患者都点了点头。

  “长阴,你来的早,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他们?”上官轻鸿朝李长阴眨了眨眼。

  “靠窗户一号床的病人叫费友亮,他是这病室的第一位患者,现在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只是不能听见任何跟姻缘有关的词,一旦听见就会犯病。”

  “二号床的大叔是虚拟未来乐园的工程师,他成宿的做噩梦。”

  “还有三号床……”

  李长阴挨个床位介绍,话语中充满了心酸,听的上官轻鸿都想流泪,这屋子里全都是受害者,他们的遭遇一个比一个可怜。

  “好了,不要再说了。”上官轻鸿望着病房里的所有病人,他慢慢握紧拳头,憋了好久才说出一句话:“咱们大家有相同的遭遇,我们全都是那座鬼屋的受害者,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上官轻鸿自己也是老板,他经历过大风大浪,不是那种会轻易服输的人。

  “你想干什么?”那位虚拟未来乐园的工程师开口说道,他感觉上官轻鸿和其他病人不太一样。

  “我觉得咱们可以团结起来,大家都是受害者,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然后一点点找破绽和漏洞。”上官轻鸿的眼神慢慢变得犀利起来,他的话引起了在场所有病人的兴趣。

  “哥们,怎么称呼?”费友亮是恢复最好的一个人,他平时看起来就和正常人一样。

  “上官轻鸿。”

  “听名字就感觉你这人不一般。”费友亮还想说什么,他的视线突然扫到了病房门上的窗户,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