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神婿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信仰天照

小说:无敌神婿 作者:张玄林清菡 更新时间:2020-02-22 04:34: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关于东瀛另一部,麻衣说到一半,欲又止。

  “怎么不说了?”张玄不禁疑惑。

  “那一部,怎么说呢。”麻衣摇了摇头,“他们的人,有些变态,我建议暂时阶段的你,见到他们,还是躲着点为好,哪怕大人当初,也不愿与那一部的人多接触。”

  “变态?怎么讲?”张玄感到有些好奇,麻衣这人,大多时候古井无波的,能让他欲又止,称呼变态的,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变态了。

  “怎么说呢。”麻衣将斗笠摘下,拿到手里,掸了掸灰尘。

  张玄这还是头一次见到麻衣拿下兜里的模样,麻衣头顶上方,有一片区域,没有生发,因为那里有一整条疤痕,狰狞无比。

  “怎么,很惊讶?”麻衣冲张玄笑了一下,随后重新将兜里戴好,“我头上的疤,就是那一部的人留下的,那时的我还年轻,行事莽撞,只因为看那一部的人眼神不对,他们就动手了,若非当时大人出手救我,我早在几十年前,就埋身这大洋内了,后来的东方大会,我见到他们,也要避着走啊。”

  麻衣越是这么说,张玄心中的好奇越重。

  “听说过东瀛神话中的天照么?”

  “嗯。”张玄点了点头。

  “那一部的人,信仰天照,天照中性,所以那一部的人,也全是中性。”

  “啥玩意!”张玄眼睛顿时瞪大,全是中性!难怪,难怪麻衣说那群人变态,因为一个信仰,把自己性别改变,不男不女,这早就不是什么单纯信仰了,完全是心理有问题啊!

  麻衣笑了笑,“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的心理很容易受到刺激,如果看他们的眼神稍微有些不对,他们都会认为你是在讽刺他们的信仰,对你提刀相向,这一部的人,他们放弃了绝大多数的欲望,所追寻的就是找寻天照脚步,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强大己身上,所以实力非常强横,我说的不是单一一人强大,而是他们整体,都很强,所以这一部的人,你不需要刻意去在乎他们,但最好是不要招惹。”

  “懂了。”张玄点头,将麻衣的话牢记心中,麻衣给他说的,那都是经验之谈,张玄不认为自己可以强大到无视这些势力。

  “走吧。”麻衣拍了拍张玄的肩膀,“咱俩去搭个草屋,这蓬莱岛,怎么说在炎夏神话当中也算是颇有名气,绝大多数人一生都无法来上一次,你第一次来,还是好好看看,虽然我看了数次都没看出什么倪端,但有传说的地方,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夜深,海上生明月。

  张玄坐在一根树梢上,那圆月仿佛要和整个海面融为一体,好像伸手可以触碰到一般。

  都城九局总部,在这地下秘密基地中,有一个充满道家风格的道场,在这里,有道童手持拂尘点香。

  道场的最深处,供有三清,三清下方,分别放置七个蒲团,七道身影盘坐在蒲团上。

  “师父,有柬传来。”一名身穿道袍的中年男人走到此处,将一柬长卷放在地上。

  坐在最前方的天枢挥了挥手,待中年男人退下后,天枢轻轻一挥手,地上那柬长卷便在气的影响下凭空飞起,落入天枢手中。

  当练气到一定境界时,隔空取物这种在普通人看来神乎其技之法,就显得稀松平常,也好理解了。

  天枢打开长卷,扫了一眼后,冷哼一声。

  一直闭目的天璇睁眼,“师兄,有那孽畜消息了?”

  天枢点了点头,将长卷合上,淡淡出声,“东方蓬莱岛,神隐东方会。”

  天璇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在银州,碍于规矩,没法动这小子,蓬莱岛那处地方,可没那么多规矩。”

  “准备一下吧。”天枢起身,“卷上说,那小子是神隐会东方大洲主教候选人,这次东方会对他至关重要,我们这些做前辈的,该给他送份大礼了。”

  天玑也起身,摸了摸自己身后的雌雄双剑,“东方大洲,在神隐会中,一直都是特殊的存在,我想,有不少人,都希望这孽畜死吧。”

  唯一的女性玉衡也开口,“一黄口小儿,公然叫嚣我等,不分礼仪尊卑,该打。”

  “启程!”

  九局七星北斗,走出道场,前往那于神话传说中的仙岛。

  同一时间,前往仙岛的,还有东方大洲,四部十三家,以及无数小型势力。

  炎夏新省,楼兰遗址。

  黑夜中,一个探索队在古楼兰旧址上活动。

  一名瘦高身影,于黑暗中出现,来到此处,瘦高身影身穿黑色长衫,头发雪白,看上去给人一种病恹恹的感觉。

  “什么人!”

  当瘦高身影出现后,黑夜中的探索队停下手中的动作,几人目光锁定瘦高身影。

  “哎呀呀,你们返祖盟,还真是尽心尽力于这返祖力量的研究呢,楼兰媒介已经出土,你们来这,是想做什么呢?”

  听到被人提起返祖盟三字,这些探索队的人并没有感到多惊奇,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盯着瘦高身影,出声道:“阁下是什么人?”

  瘦高身影负手而立,“世间笑我三重名,踏步青云无处寻。”

  返祖盟领头人听到这,脸色骤变,脱口而出,“人猫,莫白髯!”

  瘦高身影微微一笑,“难得,这么多年,还有人记得我。”

  “莫白髯,我们返祖盟与你没有任何交集,你今日来,是作甚!”返祖盟领头人喝问,他虽语气严厉,但脸上,却慢慢都是凝重。

  莫白髯踱出两步,扫视了一圈这个探索队,“作为一个传统的炎夏人,我心里是有很多禁忌的,你们半夜,来挖先人坟冢,这种行为,有些太重口了吧,返祖盟的试验,已经进行到这种地步了么?”

  “我们返祖盟做什么,与你没有任何关系,莫白髯,我劝你还是……”

  “应该是我劝你。”原本站在远处的莫白髯,突然出现在返祖盟领头人身边,“你们返祖盟搞什么研究我管不到,但,坏一脉传承,我没法坐看。”

  一道寒光闪过,返祖盟领头人,尸首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