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天李雨欣 第383章 同居(三)

小说:叶凌天李雨欣 作者:叶凌天李雨欣 更新时间:2019-12-23 22: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律师走了进来,冷冷地看着叶凌天,又冷冷地看着李雨欣。李雨欣看到王律师,忽然眼里冒出杀人的眼神,也冷冷地盯着王律师,最后说道:“你过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吗?”。

  “不,没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你催你快点拿着自己的东西滚蛋,我好进来办公”王律师冷笑着说着,脸色露出阴冷的笑容。

  “王高远,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爸待你不薄,把你当成亲兄弟,我也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叔叔一样看待,我真的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李雨欣冷冷地问着,几乎有些歇斯底里。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二十多年了,今天,终于有人来问我为什么了,好,那我就来告诉你为什么”王高远再次冷笑,随后说道:“差不多二十五年前,我大学毕业,进入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那时候我有个女朋友,她是我大学同学,我们俩在学校里就已经恋爱了。为了她,我努力工作,努力工作,工作三年之后,我就从原本的律师事务所出来了,自己开了一家律师行,那个时候律师很少很少,是个很吃香的行业,律师行发展的很好,我也算是功成名就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女朋友跟我分手了,原来,她与另外一个男人好了,那个男人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很有钱,我当时伤心欲绝,我怎么求她她都不愿意离开那个老总,还说,马上就要和他结婚了,而且,那个老总是个已婚男人,老婆死了,家里还有个女儿。我特意打听了那个人的消息,然后也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他。如果失恋也就算了,只要她过的好,我无所谓。可是,最后的结果是,她与那个男人在一起一年多,最后那个男人不要她了,直接抛弃了她,说起来她也真傻,那种男人怎么可能真心实意对她?不就是玩玩而已,玩腻了就甩了吗?可是,她用情太深,她是真的爱那个男人。她几乎是整天哭着求那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就是不愿意再理她,只是给了她一笔钱。她心灰意冷地直接回了老家,我跑过去找她,却得到了她已经死了的消息,车祸,就在高速上,一车人全部死了,一个人都没活下去。你可能已经想到了,那个男人就是你父亲李先元,而那个女人,或许你也见过。现在你知道了我为什么要做这一切吗?我要你们父女俩血债血偿。我是个律师,犯法的事情我不会做,但是,我要让你们付出比死更大的代价,怎么样?一无所有的感觉很好吗?”。电脑端

  听到这,李雨欣也有些震惊,显然,她也终于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那个女人固然可怜,但是,她是死于车祸,为什么要把这笔账算到我们父女头上?”

  “如果不是李先元玩弄她的感情抛弃她,她会回去吗?她不回去她会出车祸吗?你知道当时的她有多么绝望和痛苦吗?如果不是因为李先元,我和她早就结婚,现在孩子都已经十几岁了,原本一个多么幸福美满的家庭,就因为李先元,给活生生的拆散了。我也要让他尝一尝一无所有的滋味,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竟然没有亲眼见到这一天就走了,不过也一样,我把他最心爱的三元集团给抢了过来,我让他的女儿如今像个乞丐一样一无所有,不,比乞丐还不如,哈哈哈哈”王高远笑的面目狰狞。

  “所以,一心策划了这一切?包括绑架我?”李雨欣冷冷地问着。

  “有些事情你心里明白就行了,不必要说出来了。绑匪是绑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别忘了,我是个律师,任何犯法的事情我都不会干。好了,话我已经说完了,赶紧,收拾你的东西滚蛋吧,从今往后,三元集团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对了,以后三元集团会改名字了,三元集团再也不再存在了。如果,活不下去了可以来找我,只要你求我,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份工作的,工资虽然不多,但是起码不会让你饿死,怎么样?求我呀?”王高远冷笑着。

  “王高远,我爸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对那个女人他是真心的,之所以没有与那个女人结婚只是因为我不答应,是我在中间作梗。我爸对那个女人给了很多的补偿,给了她很多钱,她死的消息我爸也知道,我爸在她死之后,去了她家,给了她父母一笔钱,帮她们家盖了新楼,帮她弟弟在东海找了工作。当然,我没必要对你说这些。因为你根本就不配,你真的爱那个女人吗?你爱的不过是你自己,你之所以恨我爸只不过是因为我爸抢了你的女人,只因为你不如我爸,那个女人选择了我爸而抛弃了你,如此而已。有句话叫做人在做天在看,你别高兴的太早,自己做过什么迟早都是要还的。”李雨欣冷冷地说着,然后抱着纸盒子直接离开了,叶凌天抽着烟淡淡的看了眼王高远,然后也跟着李雨欣离开了。

  叶凌天一直跟着李雨欣下了楼,然后上了车。

  “去哪?”叶凌天问着。

  “回我家,我收拾收拾东西搬去你那,银行明天就会过来收房子了”李雨欣淡淡地说着,眼眶虽然红着,但是她就是没有哭出来。

  “结果如何?”叶凌天一边开车一边问着。

  “还能如何?他成了董事长,手里握有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另外,还有很多人支持他。而且他当场与这些人做了决定,舍弃欧洲项目,终止欧洲项目,撤回所有资金,直接判定欧洲项目失败,欧洲项目失败了,我的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也根据协议平分到每个人的头上,我,我现在是真的如他所说的,与这个三元集团再没有半毛钱关系了,而且,我现在也真的已经是一无所有了”李雨欣转脸看着身后的三元集团慢慢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