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天李雨欣 第1937章 变了

小说:叶凌天李雨欣 作者:叶凌天李雨欣 更新时间:2019-12-23 22:3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啊,环境变了,人也变了,有些事情就再也不在了。当初的你每天瞪着三轮汗流浃背,连个电动的三轮车你都舍不得买,全靠两只脚瞪,一天到晚衣服就没干过。谁能想到,十几年后,你成为了国内首富,还是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首富。而我呢,还是当初的那个我,我还是大学的教师,只不过从当初人们口中的年轻老师变成了现在的资深老师而已。”许晓情看着窗外说着。

  “你错了。”叶凌天对许晓情说道,接着又道:“你没变,我也没变,雨欣也没变,变得是这个环境这个世界,其实我们多没变。你依然叫我叶凌天,而不是叫我叶总,你叫雨欣依然叫雨欣或者叫死女人,从来没叫过她李董,而我,依然叫你晓晴,而不是许老师。抛开在一直在变的环境不谈,你依然是你,我依然是我,虽然我已经不再卖烧烤,但是你让我给你烤烧烤,我也依然乐意为你效劳。”

  “不,你还是变了,当初的你绝对说不出这些话,也说不出这么多的话来。那时候的你,一天到晚板着脸,一句话能用三个字说完就绝对不会说五个字。”许晓情呵呵地笑着。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那叫高冷,故意装高冷。”叶凌天呵呵地说着。

  “不管你是不是高冷,但是那个时候,你的确在我心里就是男神,任何人都比不了的男神。”许晓情接着说着。

  只不过,在许晓情说完之后,叶凌天沉默了,许晓情也沉默了,两个人都知道,刚刚许晓情说的已经过线了,过了他们俩很多年前开始保持默契的那根线了,所以两个人都自觉地保持了沉默,没有继续再就这个问题往下说。:

  “今天天气很好,挺适合烧烤。”叶凌天见到车里沉默的两个人挺尴尬的,一边开车,一边随意说了句话化解尴尬。

  “是挺好的,所以我才说让你来烧烤,让你这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也来偶尔沾一沾我们市井百姓的地气,以后也能够接地气一点。”许晓情呵呵地笑着,她还是这种性格,爽朗,有事也都只是在自己心里。

  “其实,如果你真的想吃我给你烤的烧烤的话,我可以去一家门店,我亲自去厨房烤给你吃,不必要这么麻烦的跑到这里来。”叶凌天说着。

  “你觉得那个环境适合你今天要跟我谈的事情吗?不适合的。”许晓情摇头着。

  叶凌天被许晓情说的哑口无,半响后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来找你是什么事?”

  “稍微想一想就能想得出来,你已经多少年没主动找过我了?上一次你找我是因为你与那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与李雨欣吵架雨欣跑到我那你才找我,如果不是因为雨欣跑到我那去的话在上一次是雨欣要撮合我与陈军硬拉着你作陪,再往前你想想看,你找我是什么时候?是我搬来东海的时候你给我找房子的时候了。而今天,你主动打电话约我,上车之后我还没有看到雨欣,很明显的,你找我有事。而你现在是何种人物?你不可能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帮助的,除非是你与雨欣夫妻感情之间的事情,可是最近也没听雨欣跟我说过你们夫妻之间又有什么矛盾了,所以很显然,你来找我肯定不是为了你的事,而是为了我的事情而来。再结合最近的事情想一想,我拒绝陈军才两天,昨天雨欣还在电话里骂了我一顿,今天你就来了,你过来的目的自然就不而喻了。”许晓情笑着分析着。

  “我……本来是不愿意来的。”叶凌天沉默着,随后才淡淡地说道。

  “但是雨欣硬让你来,对不对?以你的性格你的确是不会来跟我说这些事情,但是很明显,雨欣觉得我就是茅坑里的那块石头,又臭又硬,她已经奈何不了我了,所以只能是把你给叫出来才能挽救我了。”许晓情还是笑着说着。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一直以来她都很聪明。

  “你很聪明,从我认识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你是个聪慧而且善良的女孩子,你对于别人的心一直都看的很透彻。但是,为什么偏偏你看不透你自己的心?”叶凌天叹了口气后说道。

  “不,你错了,我从来没看懂别人的心,比如你。”许晓情把头靠在窗户上悠悠地说着。

  就在叶凌天错愕的时候,许晓情又悠悠地说道:“我也恰恰相反的就是把自己的心看的太过于透彻了所以我才会有今天。”

  叶凌天愣住了,许晓情这些话虽然说得模糊,但是他知道许晓情这些话里面包含了她太多的感悟和情感,而且他也知道,许晓情的这些话里面有他的存在。

  “好了,咱们是谈好了条件的,你亲自给我做烧烤,吃了烧烤之后我才老实回答你的问题,现在我烧烤还没见着你就想着套我的话,这样子不厚道。

  “你也太斤斤计较了。”叶凌天笑了笑说着。

  “跟你说件事情吧,他出来了。”许晓情道。

  “他?谁?”叶凌天愣了愣,不知道许晓情说的是谁。

  “我儿子的爸爸,我的前夫。”许晓情淡淡地说着。

  “出来了?从监狱里出来了?”叶凌天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想了想,随后道:“也是差不多出来了,当初在判刑的时候我没有施加压力,那时候我的能力也有限,我也忘了判了多少年了,不过也是该出来了。”

  “他出来之后,过来找过我。”许晓情道。

  “他过来骚扰你?”叶凌天皱了皱眉头。

  “骚扰谈不上,但是想过来找我要点钱是真的,他也的确是可怜,一无所有,他本身就是个书生,什么都不会干,而趟上这事,父母都没了,自己的工作文凭全都没了,而且自己还遗臭万年,没人敢用他,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饭都没得吃。想尽千方百计找到我,估计最开始的想法就是来纠缠我的,但是我说了你的名字之后他吓的浑身发抖。后来我看他实在可怜,找了关系,把他安排在了学校的宿舍楼当了个宿管员,工资不高,但是也饿不死,他答应过我,绝不再找我,也不与任何人说与我有关的事,不然……我再次说了你的名字,他吓得不停地点头。”说到最后,许晓情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