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狂婿 第九十五章:投名状

小说:战神狂婿 作者:沈七夜 更新时间:2019-12-24 01: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九十五章:投名状

  “这也能算是误会?”

  “我看是故意的吧…..”

  “嘘,你他妈的想死啊,没看到有这么多老大在,他们说是误会就是误会。s.bookbao.”

  唐家村集体凌乱,不少胆子小的,直接扭头跑回了村子,因为他们怕杀人灭口啊。

  唐大宝小腹中了一刀,虽不致命,但也是吓了个半死啊。

  以前他仗着唐远山的名声,在富阳市作福作威,也没少捅人,但今天却是他自己被捅,吓的他直接就叫出了声。

  “爸,我疼,你快送我去医院。”唐大宝一边走,一边小跑到唐远山的身后,只有躲了他的身后,他才会有安全感。

  唐远山直接怒了,看向陈东亭质问的说道:“陈老大,虽然你混的比我好,但是你不分青红皂白,捅了我儿子,这笔账怎么算!”

  “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交代,真当我富阳市都是死人吗!”

  话音刚落,几个大汉从远处跑了过来,这几个大汉个个纹龙画虎,穿弹力背心,显然是唐远山的得力手下,刚才事发突然,他们根本没反应过来。

  有这几个人在,唐远山的底气顿时足了几分。

  陈东亭身后的近几十位是老大,但是他也是老大,他手下还有一家市值五亿的公司,他还不信,在这个年代会有人不要命的跟他死磕。

  陈东亭淡淡笑道:“唐老大息怒,我都说了这是个误会,我这个手下脑子真有问题…..”

  他话还没说完,从西飞鸿的身后又闪出来一个人,速度之快,富阳市的几个大汉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乌华四门,经济超然,他们的手下素质更是百里挑以,拔刀,送入,闪避,一气喝成。

  噗嗤一声,唐大宝傻了,唐氏各地的精英宗亲全都傻了,因为这一次竟然是唐远山自己中刀。

  他可是富阳的老大,手下小弟众多,资产上亿,乌华与富阳两地这是要开战吗!

  如今这个社会,和气生财,很少有会有人真正的下死手,但是西飞鸿手下的这一刀,等于是说宣布了,他要与唐远山为敌啊。

  西飞鸿哈哈大笑,一脸的抱歉:“误会,唐老大这真是个误会,我这个侄子刚从精神病院里出来。”

  哗啦啦!

  闻,各地唐氏宗亲,几十号人皆是离着唐远山父子有十几米远啊。

  虽说大家都姓唐,三百年前是一家,但是真要他们为了唐远山得罪西门老大西飞鸿,就是借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他们都是不敢啊。

  但是事情远比他们想的还要严重的多,自从陈东亭与西飞鸿以后,几十个黑手从天而降,每个人都对唐远山与唐大宝送出一刀,等到他们一中刀,又有一个老大级的人物出现道歉。

  “唐老大,这是个误会,我这个小弟被车撞过。”龙湖市的一个老大说道。

  “唐老大,这又是个误会,我小弟就是智障。”常州县的一个老大说道。

  “我的外甥脑子做过手术。”江山市的一个老大说道。

  “.......”

  “.......”

  唐远山都快疯了,虽然他不惧场中的任何人,但是这些人加一块,足足有几十人,他们每个人吐一口吐沫星子,都快把自己父子给淹死。

  他这位富阳老大,不得不低头。

  “陈老大,我不知道我到底得罪了谁,还请指条明路。”唐远山一边扶住唐大宝,一边向陈东亭低头说道。

  他跟唐大宝加一块中了数十刀,刀刀却都没有致命,如果陈东亭想要弄死他们父子,一人一刀足以,以他混社会的经验,他知道,这事还有挽回的余地。

  陈东亭没吭声,西飞鸿没吭声,几十位老大全都没吭声。

  这时,正是正午十分,以陈东亭与西飞鸿为首的几十个人,一字排开,双手背后,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唐远山父子。

  唐云山顿时知道事情大条了,噗通一声跪下,眼泪鼻涕立马就流了出来,面朝陈东亭祈求的说道:“陈老大,我儿子快坚持不住,我就大宝这一个儿子啊,求求你,你们有什么事情冲我来,让他先去医院吧。”

  “陈老大,西老大,算我求你们了。”

  噗通!噗通!噗通!

  说着,唐远山玩命的磕头,他之所以又哭,又苛求,为的就是给唐大宝争得一线生机。

  而唐大宝这时血流了有两三斤,整个人都成血人,场面说不出惊悚,现场除了各县市的老大,能坚持住的都算是胆大的了。

  这时,一道女人独有的尖叫声却是划破了长空,吓的看热闹的唐家宗亲皆是一大跳。

  “啊......死人了啊!”那个女子,一边尖叫,一边就躲进了男人的怀抱。

  他们俩正是刚从唐家宗祠出来的沈七夜与林初雪。

  唐远山中了数十刀,跪在地上,而唐大宝浑身是血,面色毫无血色,都快晕死过去了。

  林初雪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直接被吓了个半死,这也说明她已经从刚才那场噩梦中醒了过来。

  沈七夜连看都看陈东亭等人一眼,他的眼里只有林初雪,一脸温暖的说道:“初雪,那我们回家吧。”

  “林初雪,你要滚就快滚,搞的我们有多稀罕你们似的。”

  “什么狗屁林凤凰,不就是被东海战神睡过吗,现在人家的小弟连鸟都懒得鸟你。”

  “滚,赶紧滚。”

  唐家村的人与唐氏宗亲,足足几十个人骂声连天,就差拿扫把将沈七夜与林初雪给扫出去了,还有几个小屁孩,直接拿过鸡蛋,石头直接往林初雪的身上扔。

  沈七夜抱过林初雪,任由石头鸡蛋砸在了他的身上,一句话都没有,直接上车离开了唐家村。

  陈东亭,西飞鸿,白云飞,赵龙,陈彪,白玉堂目送着沈七夜的车子离开了唐家村,这才将目光重新放在了唐远山父子身上。

  “唐老大,不好意思,他没有原谅你。”陈东亭说完,率先走向了自己的劳斯莱斯。

  西飞鸿,白云飞等人也往自己的车子走去,他们本人走了,但是刚才捅过唐远山父子的好手,却都留了下来。

  做狗就要做狗的觉悟,既然沈七夜临走前没有看唐远山一眼,那就说明现在的结果他还不满意。

  他们的几十个手下,也都有这种明悟,不管他们的结局会如何,但是他们至少知道,他们的家人,肯定会得到一笔数目不菲的抚恤金。

  刺啦一声,正当他们准备上去一起结果唐文远时,一个少年从唐家村的人群中闪出来,一刀戳中了唐大宝。

  几十个死士傻眼了,陈东亭等也人是一愣,这年头竟然有人比抢人头了?

  唐正义却是犹如雷击,冲着那少年大吼:“唐海,你疯了,你这是杀人了啊。”

  唐海嘿嘿笑道:“叔,我没疯。”

  噗通一声,唐海跪下,眼神狂热的说道:“各位老大,我叫唐海,我愿意为战神做事,我想要出人头地,这是我的投名状,求你们帮我带个话。”

  话音刚落,唐海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把刀,一刀送给了唐文远。

  2019年,9月2日,正午五十八分,富阳老大唐文远,其子唐大宝,命陨东海唐家村口,一个名叫唐海的少年,从此名声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