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狂婿 第三百三十四章:的真实面目

小说:战神狂婿 作者:沈七夜 更新时间:2019-12-24 01: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人跪着,一人站着,这一副画面在宣县的高速服务站上演,说不出的诡异,但是林氏集团的员工觉得没什么好稀奇了,毕竟这又不是沈七夜的功劳,林冲明显是恐惧柴云芊的身份。s.kan121.

  虽然在金山大峡谷的民宿内,林氏集团的员工当着罗亮的面夸柴云芊长的漂亮,但也只是觉得漂亮而已,但如今连林冲这一县大老都对柴云芊恐惧的要死,他们真觉得自己看走眼了啊,这个柴云芊必然大有背景。

  林初雪更是懵逼,走上前问道:“嫂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柴云芊因为沈七夜的缘故,立马收敛了柴大小姐的气场,和蔼的笑道:“初雪妹妹,其实这个人就是我们家的一个生意对手派来的,那个生意对手也是因为我们家里的缘故,所想要收购林氏,这才连累了林氏跟沈先生。”

  林氏集团的员工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沈七夜在餐厅内,连倒两杯酒。”

  “可这也不说明了沈七夜气量小,连一个大美女的敬酒都敢倒。”

  “嗨,谁说不是。”

  “你看看背着个手,站在那,跟个二百五似的,人家柴小姐都跑来跟他道歉了,他一句谢谢都没有。”

  林氏集团的员工对沈七夜的偏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林初雪不想在外人面前出了洋相,只好左耳进右耳出。

  “嫂子,那还真是误会了?”林初雪看了一眼沈七夜说道,既然柴云芊都这么说了,她也没什么不信的了。

  “是啊,所以我才不远千里来追过来,如果因为我们生意上的事情,牵扯到你们公司,那我才要内疚死呢。”柴云芊主动拉过林初雪的玉手说道:“初雪妹妹,为了表示诚意,你跟沈先生一块去我家坐坐吧,我让父亲亲自跟你们道歉。”

  柴云芊比林初雪大,柴父的年纪肯定也大,她怎么敢要这种道歉,再说团建这些天,很多项目都拉下了,她还急着回东海赶工,哪有这种闲功夫啊。

  “嫂子,不瞒你说,我办公室的文件都堆成小山了,要不…….”林初雪指了指沈七夜说道:“就让七夜去吧。”

  林氏集团的一群员工,直接笑成了一团。

  “确实这种小应酬,只有沈七夜才有时间去。”

  “他可是我们公司最大的闲人,林总哪有这种功夫。”

  “他去最好,免得耽误我们回东海的行程,离家这么些天,我都有点想家了。”

  就在他们笑话沈七夜之时,一辆宾利车突然开了过来,显然是柴云芊的座驾,当司机穿着白手套打开车门邀请沈七夜上车时,林氏集团的不少男员工瞬间眼红啊。

  宾利可是顶级豪车,他们平时都没坐过,但是一想到沈七夜竟然能坐这种豪车去柴家做客,搞的他们都是羡慕嫉妒恨啊。

  “草,沈七夜这种人,只能配吃一辈子软饭的。”林康星在心中怒骂道。

  林初雪拉过沈七夜说道:“七夜,柴小姐好像大有背景呢,连宾利车都有。”

  她当然知道宾利这个名牌的意义,柴云芊与柴家在她心目中的地步再上了一个层次,但是这种级别的车,在柴家最多只能算是代步车,对于这点沈七夜也不想揭穿。

  “好像是吧。”沈七夜笑道。

  “那你去柴家做客吧,我先回公司了。”说着,林初雪还怕沈七夜没了形象,帮他整理了下衣衫,说道:“七夜,记住姿态放低点,说话别那么冲,我们只是一个小公司,小门小户的,人家家大业大,可不能再发生中午那样的事情了,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沈七夜笑道。

  柴云芊知道,就凭眼前这一幕,丁家这一回是撞在猛犸象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们柴家只是想动林初雪的念头,就要付出大的代价,更何况是丁家是直接想伤害林初雪。

  其实,柴云芊还没意识到一点,丁磊的爱好正是林初雪这种高管女经理人,他连沈七夜都不愿意放过,怎么可能会放过林初雪。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林初雪再三叮嘱了沈七夜几句,这才率领林氏全员上车,但是沈七夜没有走开,林冲依然跪在地上,过了宣城就出了安北省,直到收到杭城大老段荣华的电话时,沈七夜才走向了林冲。

  这时,一道隐藏了许久的黑影,猛冲了过来,正是柴家叔公。

  他七十六岁的高龄,竟然小跑到了沈七夜跟前,噗通一声跪下,柴云芊也毫不犹豫的跪下。

  林冲与一帮小弟顿时惊悚万分啊!

  柴叔公是柴家家主的长辈,而柴云芊是柴家千金,这两人足以代表小半个柴家,竟然对着沈七夜跪下,而林冲不过是盘踞一县的小人物,怎敢与柴家相提并论?

  他们叔侄俩一跪,林冲身后的十几个小弟当场也跪下,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得罪了云彩上的人物了。

  但是,沈七夜连看都没看柴叔公与柴云芊一眼。

  “我问你答。”沈七夜看向林冲面无表情的说道。

  林冲急忙说道:“好,好,沈先生,只求你放过我全家老小,我一定通通都说。”

  到了现在,林冲已经知道自己是死定了,既然结局已经注定,还不如争取宽大处理,死个痛快。

  “丁磊的计划是什么?”

  林冲急忙如实说道:“先抓到你与林小姐,然后把你抛尸,把林小姐带回丁家。”

  沈七夜一未发,进入了车内,只是个一县大老,还用不着他亲自动手。

  柴云芊与司机马上也跟坐进入了车内。

  “小姐,去哪?”司机问道。

  “去丁家豪园。”柴云芊面色惊悚的说道。

  话音刚落,司机一脚洪社轰向丁家所在地,只是秋天,柴云芊坐在世界顶级的豪车内,却俨然瑟瑟发抖。

  因为沈七夜的气场太强大了。

  虽然他一未发,但是已经实质的气场,压迫着车内的空间,竟然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生人勿近,尸山血海,恐怖至极…….

  柴云芊把脑子里所有能用来形容沈七夜的词语都形容个遍,可只有林初雪不在时,她才真正的见识到东派?神话的真面目,比她父亲,柴家家主还要强上九层楼。

  也就是说,为了林初雪,沈七夜甘愿收敛身上的所有气息,哪怕被林氏员工的风风语重伤也在所不惜。

  但就是这种甘愿为心爱的女子,收敛所有锋芒,回归南山当隐士的风情,深深的吸引着柴远芊,哪怕是罗亮与沈七夜之一比,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在这一刻,在她与罗亮重归于好的第一天,柴云芊竟然对另一个男人动了恻隐之心。

  “还君双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