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狂婿 第三百四十章:暴毙

小说:战神狂婿 作者:沈七夜 更新时间:2019-12-24 01: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丁鸿磊在房间内怕的要死,丁家门口的所有丁家族人,何尝不是如此,他们恨不得现在就不姓丁!

  沈七夜说的明明白白,是找丁正源与丁鸿磊父子的麻烦,跟他们有何干系,不少丁家族人已经开始后撤步,哪怕与离丁正源远上十公分,都让他们觉得安全感大增。s.kan121.

  丁正源感觉到了事情不妙,急忙看向沈七夜问道:“沈先生,这事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沈七夜摇头说道:“没有。”

  “可我丁家哪有一千个亿。”丁正源无力的喊道。

  “一千亿,或者你父子的人头,在太阳落山之前,你自己选吧。”说完,沈七夜双目合十,再不语。

  噗通一声,丁正源一个屁股蹲坐在了地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一千个亿,安北省谁家能一下子拿出一千亿,就是把丁家的祖坟给卖了,也拿不出五百亿啊!

  但如果按照沈七夜的另一个条件,要他与儿子的命,丁正源又怎么做的到?

  “东海战神,你这是要活活逼死我父子啊!”丁正源坐在地上失声咆哮,老泪纵横,但是丁家的人却无一人去扶,这一幕在夕阳下说不出的讽刺。

  唐远晨这时也已经推算出了沈七夜的全部计划,要么让丁正源与丁鸿磊自缢,要么拿出一千亿。

  这一千亿,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丁正源想赖都赖不掉,就算闹到天上去,也是丁家败,但是他想免掉这一千亿的债务,必须要交出两条命,这是不折不扣的阳谋。

  “沈师不愧是沈师,连这样的阳谋都想的出来,活活逼死丁家父子!”唐远晨依稀感叹的说道。

  这一回,柴云芊却是罕见的摇头。

  “唐叔叔,这一回我不倒不同意你的看法。”柴云芊说道。

  “嗯?”唐远晨看向柴云芊,这阳谋都已经这么明显了,柴云芊怎么还有不同意。

  柴云芊说道:“唐叔叔,我倒觉得沈七夜有情有义,是这世间少有的好男儿。”

  唐远晨一愣,好好制敌之策,怎么就变了情义,他这位江湖中人也好奇之心大起。

  “芊芊,这话怎么说?”唐远晨追问道。

  “如果沈七夜是一个人,他何须这么难做,只要找个风黑夜高的夜晚,偷偷杀了丁正源与丁鸿磊便可,他之所以把事情弄的这么复杂,就是为了他的老婆林初雪。”柴云芊分析道。

  沈七夜可以不惧任何威胁,但是林初雪却怕,他做了这么多,只是将结果扩大化,让世人知道,惹到他的下场,好让那些宵小离林初雪三尺之外。

  唐远晨却是不信,因为在他眼中,沈七夜为当世神话,怎么可能会顾忌到了一个女人的想法,而且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代表柴家站起来。

  他第一个,柴成业第二个,接下来柴家的人陆陆续续都站了起来,沈七夜没有反对,那就代表了他已经原谅了柴家。

  柴云芊正站起来时,罗亮来了电话。

  “芊芊,沈老弟的事情怎么样了?”罗亮在电话中关心的问道,自从他知道沈七夜的身份后,他就知道这事不可能善了。

  柴云芊看了一眼远处的沈七夜,说道:“差不多了吧。”

  “噢,那就好,那你父亲同意了我们的事情吗?”罗亮心脏陡然加速的问道。

  柴云芊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七夜,此时他双手负后,沐浴在夕阳下,如同一杆标枪般插在了丁家的门口,她的心脏狠狠颤动了一下。

  “我还没说呢,亮哥,你在给我点时间。”柴云芊细弱蚊声的说道。

  罗亮嘿嘿笑道:“好,有沈老弟替我们说话,我们的事,准成。”

  再聊了几句,两人挂了电话,罗亮知道的,柴云芊岂会不知?

  就凭沈七夜的地位,他只要一张口,父亲怎么可能不卖他面子,只是现在不是他父亲同意不同意他们两人的事情,而是柴云芊突然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再爱罗亮了。

  “人或许都怕对比吧,不是激情蜕的太快,只怪沈七夜太优秀。”

  “罗亮不如他。”

  “我父亲不如他。”

  “世间男子都不如他。”

  柴云芊俏脸通红的走了过去,默默的站到了沈七夜的后面,唐远晨,柴成业,不断地有柴家人加入,堵在了丁家的门口,沈七夜不杀一人原谅了柴家,那么他们自然要有站场的觉悟。

  与此同时,丁家会议室内,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讨论,一人压一族,这种事情以前闻所未闻啊,丁家的十几个核心顿时急成了蚂蚁。

  “正源,我们现在怎么办?”

  “巴颂不是沈七夜的对手,砍刀组也不是他的对手,我们丁家大势已去。”

  “现在根本已经不是沈七夜一个人的问题了,我已经收到情报,我们的仇家已经在路上了,沈七夜再不走,我们丁家没人能活啊!”

  丁家十几忠良砥柱,在会议室内急的抓头挠耳,失声咆哮。

  丁家不是万能的,他们不光有柴家一个人敌人,现在连失两张底牌,不用沈七夜出手,连他们以前的仇敌,都能把丁家给活撕了。

  丁正源恢复了点精气神,狰狞吼道:“大不了就放黑,我不信沈七夜真是神!”

  十几个丁家族人一愣,这或许是一种办法,但是一道黑影瞬间站了出来反驳。

  “父亲,据我所知,东派?擂台上,沈明超四次都杀不了沈神话,放黑,只会激怒沈神话,连累我们丁氏全族!”一个年轻男子站出来说道。

  丁正源闻声望去,这说话年轻男子正是丁正源的亲儿子,丁鸿丰。

  “逆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丁正源眉头紧皱的问道,他刚才失神才忘了这茬,放黑绝对不是良策,但是让儿子教训老子,让他颜面大失。

  “父亲,你不觉得偏心吗?”丁鸿丰冷冷的笑道。

  丁正源怒拍桌子吼道:“逆子,你在跟谁说话!”

  丁鸿丰冷冷的笑道:“叔叔,伯伯,我丁鸿丰哪里说错了吗?”

  丁鸿丰可跟他大哥丁鸿磊不同,他既不好色,也不好车,他只好一样权,所以他抓住了这个绝佳的表现机会,围着议事厅游说了起来。

  “若不是我父亲的偏袒,我大哥绝对不会如此乖张,得罪了沈神话,连一千亿的合同都敢签。”

  “在东派?擂台,沈神话鏖战前面八场,却还能连躲四声热武,我父亲竟然愚蠢到放黑,这是想让我们丁家全族够跟着他跟大哥陪葬!”

  “诸位叔伯,你们仔细想想,沈神话之所以没有直接下手,那是给我们丁家留足了面子,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丁鸿丰的三寸不烂之舌,瞬间让他们想到了如今的唯一出路,杀了丁正源与丁鸿磊,否则他们都要死。

  丁正源见到族人的吃人目光,顿时从椅子上惊跳了起来。

  “你们想造反吗,我是丁家族长,你们敢动我一下,小心天打雷劈。”丁正源气急败坏的吼道,如果有可能,他现在掐死丁鸿丰的心都有了。

  但是,丁家族人明显已经被说动了,没了巴颂与砍刀组,丁正源就是一头没了牙齿的老虎,他只有一个人,而他们这边却有十几个,唯有杀了丁正源与丁鸿磊他们才能活。

  十几人阴冷着脸,赤手空拳,纷纷走向了丁正源,他瞬间就淹没在人海中……

  丁鸿丰舔了下干裂的嘴唇,手提一把水果刀,大步走向了丁鸿磊的房间。

  “我的好哥哥,我亲自来杀你!”

  太阳还未落山前,丁家就传来了丁正源与丁鸿磊暴毙的噩耗,这一幕让柴家上下嘘声不已,柴成业至今还活在梦里。

  “终于结束了。”柴成业长吁了一口冷气,这时沈七夜也坐上了返家的车。

  唐远晨也重重叹气说道:“是啊,终于逃过一劫。”

  柴成业猛然想到一种可能,如果不是唐远晨的再三劝说,柴家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唐大师,如果没有此行,我们柴家会怎样?”柴成业目光灼灼的看着唐远晨说道。

  “柴公,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信吗?”唐远晨对着沈七夜走远的车影,面露高山流水的敬仰。

  谁能想到,丁正源与丁鸿磊会是死于亲人之手,他料到沈七夜有一百种杀死他们的方法,但唯独没想到会是这种,他对沈七夜敬畏之心,更上一层楼。

  柴成业重重点头,他都有点不敢想象,得罪沈七夜的后果。

  当夜,丁家传出丁正源,丁鸿磊,韩大伟三人在丁家后院把酒欢,不慎跌落泳池暴毙的消息。

  今晚,安北省集体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