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狂婿 第三百六十章:赵龙请缨

小说:战神狂婿 作者:沈七夜 更新时间:2019-12-24 01: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初雪今天罕见的没有加班,天刚黑跟沈七夜打了个招呼后,就去了黄家别墅,因为明天就是公益晚会,黄燕君要登台表演节目,林初雪作为闺蜜,自然要帮她出谋划策。s.xiannitxt.

  进了黄燕君的闺房,林初雪好奇的说道:“燕君,你多了多少年的义工?”

  黄燕君一边挑选着演出服,一边说道:“从大学就开始了呢。”

  林初雪吐了吐小粉舌,自愧不如,虽然她一天的义工都没做过,但是并不代表林初雪没有爱心,人与人是比不来的。

  像黄燕君天生是黄家的小公主,虽然黄家如今已不是东海首富,但却是实打实的富贵人家,出入有跑车,回家有佣人,相比于黄燕君的五彩生活,林初雪若是说没有一丝向往,那是不可能的。

  “燕君,我可真羡慕你,不像我整天工作加班,累成了狗。”林初雪叹气的说道。

  黄燕君真是好气又好笑,等到沈七夜身份公开的那一天,估计林初雪才是东海与乌华两地的皇后,她羡慕都来不及。

  “初雪,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呀,我还羡慕你有沈七夜这么爱你的老公呢。”黄燕君嘿嘿笑道。

  说到沈七夜,林初雪俏脸没理由的脸红了,他对自己的好,林初雪怎么可能不知道。

  房间内就只有她们两女,黄燕君突然贱兮兮的笑了起来,说起了闺话。

  “初雪,沈七夜都回来有好几个月了,你的肚子咋还没动静呢?”黄燕君拉着林初雪的粉臂,坏坏的笑道。

  林初雪脸更红了,不敢直视黄燕君的美眸,说道:“我跟七夜还没同房呢,当然没有动静啦………”

  黄燕君瞬间懵逼了啊。

  她跟唐灵不同,有自己的底线,一听林初雪跟沈七夜还没同房,不禁着急了起来。

  “谁不行?”黄燕君赶忙问道。

  “燕君,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林初雪故意装傻的说道,她还想借此糊弄过去。

  但是,她太小瞧黄燕君的虎性了,她们这一对闺蜜完全是两种性格,黄燕君好动,林初雪好静,一个思想奔放,一个思想保守,黄燕君正心痒痒呢,怎么会放过这种话题。

  “初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别装了。”说着,黄燕君还给林初雪抛了个媚眼,大有一副你不说,我就要动手的样子。

  林初雪急忙说道:“燕君,你羞不羞啊,我跟七夜的身体正常着呢,只是有三个月之约……”

  “什么三个月之约,快说,快说,不说我就行逼供了啊!”黄燕君拿出玉手比划起来嘿嘿笑道。

  在她的淫威之下,林初雪什么都招了,包括有一次林初雪用踢枕头的方式,暗示沈七夜,他却无动于衷,黄燕君直接就笑出了鹅叫,连眼泪都笑出了几滴。

  不过,这不从侧面反映,沈七夜有多爱林初雪吗?

  黄燕君忍不住拿沈七夜与沈明超做对比,亲兄弟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沈七夜能忍上半年,而沈明超几天都忍不了,而且不行就毒打黄燕君,人品高下立判。

  “你家沈七夜对你可真好啊。”黄燕君由衷的羡慕说道。

  林初雪心有灵犀的说道:“燕君,是不是说起你的伤心事了?”

  黄燕君摇头苦笑的说道:“不提扫兴的人了,对了,你快帮我挑下衣服呀。”

  “燕君你放心,我肯定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林初雪开心笑道。

  女人一说到衣服,共同话题就多了,两个女人如同两千只鸭子在叫,而且黄燕君的衣服多的要命,两女的身高体重又差不多,最后干脆变成了两女互挑互试,直接聊嗨了。

  林初雪在黄燕君的邀请下,打算今天晚睡在黄家,给沈七夜打了电话。

  “七夜,燕君晚上要我住在她家,可以不?”林初雪说道。

  沈七夜一愣,他隐约能通过林初雪的电话,听到黄燕君的催促声,可见两女真的很聊的来。

  “嗯,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十分钟内赶到。”沈七夜不放心的说道。

  听到这话,黄燕君就不高兴了,嘟起粉唇,夺过电话说道:“沈七夜,你几个意思啊,你是怕我吃了你家林初雪啊,好了,挂了!”

  林初雪还想跟沈七夜多说几句,但是黄燕君果断的挂了电话,听着电话中的盲音,沈七夜真是哭笑不得。

  “估计晚上初雪要被折腾了。”

  第二天周末,两道黑影漫步在了晨雾萦绕的江心公园,正是沈七夜与赵龙。

  看着波涛汹涌的江水,赵龙感叹道:“七夜,好久没一起逛公园了。”

  沈七夜点头,以前在沈氏集团上班时,他们每天都会在这里碰头,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碰头了。

  “赵叔的身体怎么样?”沈七夜看向赵龙问道。

  “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赵龙欲又止的说道。

  沈七夜猜到了一种可能,笑道:“赵叔,都跟你说了吧。”

  “是,不过你放心,宋青聪的事情只有我们父子知道,不会告诉第三人”赵龙点头,语气严肃的说道:“不过,我们父子有个请求,希望七夜你能成全。”

  “什么请求?”沈七夜眉头微皱的说道,因为赵龙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

  “让我们父子来杀宋青聪。”赵龙面色紧绷的说道。

  宋青聪,如今已是世主,人中人龙,谁动谁死,赵龙与赵国梁父子有这种想法,让沈七夜微微惊讶。

  “赵龙,为什么有这个想法?”沈七夜摇头说道。

  “七夜,这很难理解吗?”赵龙说道:“就如晚上的公益活动来说,你若不在,谁来主持大局,正因为你是东海与乌华两地的金字招牌,所以外地的富商不敢乱来,你如果一死,那么新市的蛋糕,必然落入外人之手。”

  赵龙还太嫩,这番大义凌然的话,定是赵国梁说的,他虽老,却看的更远,光是这一份我为人人而死的气魄,就不是赵龙这种生瓜蛋子能具备。

  但是沈七夜怎么可能会接受,赵龙与赵国梁为他而死。

  沈七夜脚下一顿,双手负后,看着滔滔江水失声说道:“宋家是冲我来的,与你们无关。”

  赵龙顿时怒了,低吼的说道:“沈七夜,你能不能别装的这么伟大,就算你不在东海,你以为宋海会放过新市这泼天的利益吗?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林初雪怎么办,云飞,徐老他们怎么办?”

  “沈七夜,你就不能给我父子一个报恩的机会吗?”

  赵龙父亲的伤是南门造成的,而沈七夜灭了南门,等于是帮了赵龙父子报仇,这一份恩情不还,他们心里膈应的慌。

  沈七夜仰天长叹,他知道赵龙说的是对的,宋青聪对东海与乌华发动进攻只是一个说辞,他与沈明超的手足相残,也不过是一道开胃菜,但是他怎么能让别人,为自己而冒险呢?

  “赵龙,相信我的判断,我们谁都不会死,死的只会是宋青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