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必婚 第二十四章

小说:合久必婚 作者:猫原 更新时间:2020-05-07 00:39: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十四章

  不欢而散后,他们有几天没见面。

  林知飞其实在甩上院门的时候就后悔了,觉得自己是不是说的太狠太小题大做了,但折回去的话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两天他一直在反思自己,越想越后悔,他不该突然耍性子对陆旻同发脾气,还说了一堆气人的话,还……甩门走人,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懊悔到想穿越回去封住自己的嘴巴。

  思来想去,他决定去负荆请罪。

  天空还稀稀落落地飘着小雪,虽然这场雪下了好几天,但因为雪花太小太薄,一落地就融化,地面几乎没有积雪。

  清晨的空气很干净,林知飞裹成包子走去隔壁,呼出的白气似乎都带有一些冬日里的懒散,慢腾腾地散开。

  虽然地面没有积雪,但还是比较湿滑,他差点摔一跟头,双手在半空中扑腾了几秒才站稳,想着回去要提醒沈姨出去买菜注意点路面。

  也要……提醒陆旻同,他走路都不看地面的。

  在心里嘀咕念叨着,很快就到了陆家,陆老爷子正在吃早餐,见林知飞过来,原本不苟笑的脸露出几分笑意,叫他过来坐旁边一起吃早饭。

  林知飞蹭吃蹭喝习惯了,在老爷子面前也不拘谨,拿了根油条咬起来,顾妈给他倒豆浆,笑着问:“今天怎么大早上就过来了?”

  “想跟同哥说点事儿。”林知飞又抿了口冒着热气的豆浆,东张西望起来,“爷爷,同哥呢?他还没起床吗?”

  “刚吃好早餐回房间了,估计等会儿就出来。”老爷子把筷子往盘沿上移搁,扭头看向林知飞,问:“你找他啥事啊?他这两天情绪不太对,整天臭着一张脸,没啥重要的事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他。”

  林知飞昨天一晚上都在说服自己不要慌乱要临危不惧,然而听老爷子这么一说,顿时又胆战心惊起来,声音因为害怕都有些颤抖:“……他这么生气啊?都在您面前摆脸色了?”

  老爷子一怔,随即大笑起来:“他倒没有跟我摆脸色,只是话比以前还少。”话音一顿,凑近些笑着问,“是你惹他生气的?”

  林知飞僵硬地点头,慢吞吞道:“我就是过来道歉的……”

  “那你可惨了。”老爷子说话中气十足的,听不出一丝打趣的意味,“旻同从小就特别难哄,他父母都拿他没辙。”

  林知飞哭丧着脸,向老爷子寻求帮助:“爷爷,那怎么办啊?我真不是故意惹他不高兴的,就是脑抽了一下……说完我就后悔了。”

  老爷子压着笑,问:“你说了什么?”

  “我……我就是跟他说我暂时——”林知飞越说越心虚,声音越来越小,几乎低不可闻,“暂时不想见到他。”

  老爷子恍然,这话听着是该生气,但知知又不是会无缘无故发脾气的人,必定是旻同做了什么让他一时冲动口不择的事情。

  陆旻同性子懒散,随心所欲惯了,有时候又爱捉弄人,经常把金家小孩吓得抹着眼泪回家找妈妈,按照他这性格,大概是说了什么玩笑话没把握好度。

  正巧问个仔细,看见林知飞扭头往楼梯口望去,脸上满是惊慌无措,老爷子一顿,也循着目光看过去。

  林知飞颤着声音喊人:“同哥……”

  陆旻同一边下楼,单手扣上衬衫领口上端的纽扣,右手挽着大衣还未穿,听到声音,目光状似不经意地扫了眼餐厅那边,只一秒就移开视线,并未作声。

  老爷子饶有兴味地挑了下眉,不去插手他们小年轻的事情。

  陆旻同穿上大衣,目不斜视地经过他们,只一句:“我去医院了。”

  林知飞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

  完蛋了,同哥不搭理他……

  他咬了咬牙,“噌”地一下站起身,叫住陆旻同:“同哥——”

  陆旻同回头看他,语调平淡:“有事?”

  那嗓音一如既往的清润好听,却有着从未有过的冰凉,像是浸透了寒意,宛若一把锋利尖锐的利剑,瞬间把他鼓起来的勇气戳破,卡在喉咙里的话怎样也吐不出来。

  从陆宅回来,林知飞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特别难受,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把脸埋进被子里许久,呼吸窒闷,心口也闷闷的。

  他摸出手机,给陆旻同发短信,一字一句敲得特别缓慢,也特别认真。

  “同哥,对不起。”

  短信如同石沉大海,一直到下午,陆旻同都没有回复。

  手机被握热,微微烫着手心。

  林知飞终于受不住,给金钱打电话,刚开口就哽咽起来:“钱钱,我和同哥闹掰了……可能再也不会和好……”

  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他几乎没和陆旻同闹过这么大的矛盾,现在面临这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局面,他实在慌张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金钱惊讶道:“我靠,都闹成这样了?那干脆算了,知知你不是不喜欢他吗,反正友谊的小船已经翻了个底朝天了,别去和好了,你以后也不用再觉得为难……你和陆旻同分道扬镳,他走他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互不认识互不相关,而且你还有我呢。”

  一番话听得林知飞眼圈都红了,想到他和陆旻同形同陌路就难过的无以复加,声音更加哽咽:“我不要,我舍不得……”

  金钱叹了一声:“那也没办法啊,老爷子不是说他特别难哄嘛,你能咋办啊,脱光了给他上吗?”

  林知飞沉默。

  金钱陡然一惊,忙道:“林知飞你别做傻事啊,我随口乱说的,你别听我胡扯,再怎么重感情也不能这样!”

  林知飞迟疑地问:“那如果我答应和他在一起呢……他会不会原谅我?”

  “我操,知知你别傻了好不好。”金钱皱紧眉头,“用不着这么讨好他,多大点的事啊,他指不定过两天就自个儿气消了,而且至于这么生气吗?我都在想他是不是又在套路你。”

  “不可能,他早上就当我是空气……不像是装的。”

  金钱反驳道:“那可说不准,陆旻同不是戏精最爱装嘛,用演技欺骗你还不易如反掌。”

  但是,陆旻同那时的眼神,仿若在看陌生人,不带一丝感情,太过浅淡。

  林知飞一点儿也不觉得他是演的。

  晚上气温又降低不少,冷风像野兽般呼呼地嘶鸣着,雪花似乎有变大的趋势。

  林知飞不想让家人发现他情绪低落,吃了晚饭就回房间,躺在床上抱着手机还有些不死心地等短信回复。

  或许是陆旻同没看见,正想着要不要再发一条,微信群里突然热闹起来。

  沙莎把群里其他三个人艾特出来,高兴地宣布好消息,他女朋友怀孕了。

  林知飞摸上手机,刚想敲字,聊天页面上显示陆旻同发的消息,在恭喜老沙。

  他动作一顿,默默地把输入框里的“恭喜”两字删除。

  曾轩也来道喜,他们三个人聊了起来。

  林知飞盯着他们不断跳跃的聊天记录,轻轻叹了一声,他不敢在群里聊天,怕自己的出现会让陆旻同不高兴,但又不能不祝福,只好去私聊老沙,哪知老沙不知情况,直接在群里艾特他,叫他一起来聊天。

  曾轩问:“知飞在线啊?”

  林知飞顿觉头都要大了,硬着头皮发消息:“我在。”

  这个插曲并没有影响聊天,他们继续聊近况,只是陆旻同没有和他交流一句,像是刻意忽视他的存在。

  林知飞关掉手机,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翻身趴在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里,悄悄的难过,不知道想了多久,意识越来越混沌,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

  半夜他被冻醒,浑身冰凉,特别是裸着的双脚,一点温度也没有,他赶紧钻进被子里。

  然而还是中招了,隔天醒来,脑子像是装了铁石一样晕晕沉沉的,脚步也有点虚,拿体温计一量,38c,他赶紧去拿了退烧药,但药片倒在手心里,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没吃药,只把温水喝了。

  第二天,病情又加重了,半夜突然发起烧来,浑身无力,嗓子哑得厉害。

  意识昏昏沉沉时,他费力拿起手机给陆旻同打电话,哑着声音喊:“哥……”

  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只几分钟的距离,肩上已落了不少雪花。

  陆旻同顾不上拂去衣服上的雪,径直上楼去林知飞的房间。

  家人都在他房间里,林妈坐在床边给林知飞喂姜汤,见陆旻同过来,赶紧让位置。

  陆旻同看了看林知飞,小可怜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眼睛不似以前那么明亮,嘴唇也惨白干燥,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他脸色一沉,探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额头烫得厉害,不过呼吸正常,不喘不咳,不吐不泻,病情应该没发展到下呼吸道也没有累及肠道和其他系统。

  他拿来体温表,“张嘴。”

  林知飞声音格外沙哑,动了动唇,小声说:“同哥,对不起……”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陆旻同把体温表放他嘴里,扭头对林妈说,“阿姨,可以打盆温水过来吗?还有干毛巾。”

  “沈姨,麻烦弄杯淡盐水。”

  林爸着急地问:“我呢?我能做什么?”

  陆旻同略一沉吟,道:“您不用做啥,回房间休息去吧,放心,不太严重,有我在。”

  林爸离开房间,陆旻同扫了眼空调温度,把室内温度调至三十度。

  时间差不多,他拿出体温表,快40c。

  林知飞嘴巴得了空,又轻声央求:“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我没生气。”

  林知飞真的怕了,跟没听见一样,一直在呢喃着:“同哥你别生气,是我不好,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陆旻同叫林妈妈和沈姨回房休息,这儿他一个人照顾就行。

  他坐在床边喂林知飞吃药,对方乖乖地咽下药片,又抿了口温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陆旻同无奈地叹气:“小傻子。”

  林知飞眼睛湿漉漉的,像是蕴了层水雾,看得人特别心软。

  他拿来棉签,浸湿温水去涂对方干燥到起皮的嘴唇,力道格外轻柔,低叹道:“你不是叫我给你一些空间吗,怎么这才几天,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林知飞摇摇头,脑子已经有些不太清醒:“我真的知道错了……”

  陆旻同把棉签拿在手里,心口软的一塌糊涂,嗓音低哑了几分:“对不起。”

  林知飞却双手撑着床挣扎着爬起身,直直地看着陆旻同,放轻了呼吸,苦苦哀求:“我亲你,你原谅我好不好?”

  话落,他倾身凑过去,亲了亲陆旻同的脸颊,又亲了亲下巴,最后想也不想地吻向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