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第五百一十一章 异虫录

小说: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作者:竹刺无锋 更新时间:2019-11-03 22:58: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接下来的几天里,叶羲一边让嫆重新为几颗光秃秃的桑树注入巫力,催生新叶,一边继续用源石碎粒喂它。

  因为这条王种初代蚕肩负着桑蚕岭的希望,所以叶羲给予了它连小花蛟蛟都没有的待遇。

  他亲自帮这条蚕宝宝用柔软的树枝编织了一只鸟巢一样的大窝。

  怕蚕宝宝在寒冬着凉,窝的最底下垫着一层柔软的长毛兔兔皮,又怕蚕宝宝不小心将兽毛吃进去,他很小心地将兽皮反着垫。

  窝里的兽皮上铺满了嫆后来催生出来的新鲜桑叶,这些寒冬中长出的桑叶片片青翠欲滴,看起来极其鲜嫩,而且无限量供应,这条蚕宝宝就只负责睡醒了使劲吃就行。

  在窝的最边缘,还摆放着一圈翡色源石。

  丰沛的源石能量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滋润蚕宝宝的身体。

  最后叶羲一直将这个窝放在自己炕上的枕头旁,和它同住同睡,好随时确认它是否健康。

  这条初代蚕就这么过着奢侈舒适的日子。

  半个月过去,整条蚕就吹气球似的胖了不止一圈。

  如今身体已经有胳膊那么粗,足足半米长,身体肥肥胖胖软软绵绵的,一张蚕皮雪白到刺眼的程度,看上去憨态可掬极其讨人喜欢。

  ……

  深夜。

  大厅中,壁炉火焰熊熊燃烧,干柴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

  一帮酋长挤挤攘攘地蹲在壁炉旁面朝炉火,人手一张羊皮卷,低头认真地学习认字。

  冬季到了,所有人都空闲了下来,大家不用狩猎也不用在工地忙碌,所以习字这项令他们珍惜又痛苦的任务又提上日程。

  现在羲城一共四十多位酋长,每个人的学习程度都不同。

  今年加入的六位酋长全是一个字都不认识的,心知落后的他们现在每天争分夺秒地埋头学习。这么一帮杀人剖尸不眨眼的家伙,如同狗熊捧着玉米棒子一样,捧着誊抄出来的法典笨拙地逐个认字,那刻苦的劲头让人看了就心生感动。

  去年的三十多位酋长有些已经出师了,像工陶酋长、涂山酋长他们这些学的格外快的已经在教导自己族人了,只偶尔来叶羲的石屋里,学学其它新字。

  而羲城绝大部分酋长则在温习,三个季度过去,这些复杂的方块字对他们来说已经变得有些陌生了,所以也时不时的过来。

  “法典第九十三条,狩猎……队每日获得的猎物不得隐、隐瞒……或少交,否则……”

  “鞭、鞭笞……鞭笞!鞭笞……”

  粗嘎嘈杂的读字声中。

  叶羲坐在壁炉旁边的一张岩石台旁边,手握一支细毛笔,垂着眼认真地在羊皮卷上写着字。

  羊皮卷旁燃着一支儿臂粗的蜡烛,温暖的火光照亮了整张羊皮卷。

  在这片蛮荒世界,他经常浴血战斗却很少提笔写字,渐渐的,有些原本熟悉的字变得陌生,有些字甚至要想一想才能写出来。

  他想,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天他会彻底忘记有些字该怎么写,所以叶羲决定以后冬季每天都写点东西,顺便也能为羲城留下些东西。

  现在他写的是“异虫录”。

  他将自己见过的所有奇异的昆虫、剧毒的毒虫都纪录下来,详细地写了它们的模样、习性以及经常出没的地方。

  “变异红蜘蛛,足肢纤长、甲壳坚硬……”

  笔尖沾着浓墨,在泛黄的羊皮卷上一笔一划地慢慢勾勒,湿润的墨汁渐渐被泛黄的羊皮纸彻底吸干,只留下一个个干燥的、清隽漂亮的字体。

  之所以用羊皮卷而不是用雪白好看的“菜纸”,是因为羊皮卷保存的时间更长些,而且能记载的文字也更多些。如今他正在下笔的这卷羊皮卷是经过特殊处理过的,羊皮皮质轻薄却非常结实,经过拼接后摊开来时足有两米长,能记载很多文字。

  叶羲将变异红蜘蛛的习性外貌,以及遇见时那惊心动魄的场景都用文字记载下来,最后放下手中的笔,换了支更细的毛笔,沾了些红色涂料开始绘画。

  变异红蜘蛛狰狞的模样在画笔中的勾勒下渐渐浮现出来。

  这本“异虫录”都是文字加配图。文字久不书写会忘记,绘画自然也是同理,所以也一同当做练习了。

  叶羲画得很认真,羊皮卷上的变异红蜘蛛简直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最后,他又换了支笔,沾了些黑墨为变异红蜘蛛点上眼睛。

  在叶羲写字绘画期间,那只白白胖胖的初代蚕一直趴在他的肩膀上,探着脑袋用黑豆眼盯着叶羲在羊皮卷上写字绘画,足肢旁边的一排眼睛偶尔齐齐眨动。

  随着初代蚕体型的变大,它身侧足肢旁边的那排黑点也长了开来,变成像蚕王一样的眼珠子。这排眼睛非常敏感,时不时会眨动一下,当碰到身侧的眼睛附近时,那排眼珠子立刻会受惊闭上。

  而虽然在源石堆里长大,但这条初代蚕还是摆脱不了蚕宝宝的习性,一点也不爱动弹。

  它平时就喜欢窝在自己的小窝里,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慢悠悠地啃桑叶,偶尔挂在叶羲身上,让叶羲带着它四处走。

  但当叶羲写字时,它是必定会爬出自己的小窝爬到叶羲身上来的,并且一直趴在它肩头兴趣十足地盯着羊皮卷看,像个好奇心十足的小婴儿。

  叶羲将变异红蜘蛛画完后,小心地将胖嘟嘟的初代蚕从肩膀上抱了下来,如同孩子般抱在怀里,逗它说,

  “这变异红蜘蛛可不可怕?你长得这么胖肉又这么嫩,变异红蜘蛛最喜欢咬你这样的了!”

  雪白的软软绵绵的蚕宝宝将肚皮翻起,胡乱地叶羲膝盖上扭动着,以示抗议,小模样看起来非常可爱。

  叶羲摸了摸它的小肚子,问道:“想被写进这卷异虫录吗?”

  这条被源石喂大的初代蚕好像听得懂似的,一个咕噜立刻将肥呼呼的身体翻过来。

  叶羲将它抱起放在岩石台上,笑着说:“那就努力成为蚕王,现在的你还太弱小了。”

  初代蚕身上的两排黑豆眼齐齐眨了一下。

  叶羲笑了笑不再管它,将左边干透的羊皮卷卷起,提起笔继续写下一种异虫。

  这卷异虫录已经记载了二十多种他见过的神奇异虫了,但一个人的见识终究有局限,叶羲打算将自己见过的异虫都写完后,将所有酋长聚在一起,让他们曾经见过的异虫也都说出来,大家一起撰写这卷异虫录,让它尽可能的完备。

  等今年冬季写完“异虫录”,明年冬季他打算着手编写“奇花异草录”,后年冬季则编写一本“山河记”,写一写他走过的地方,将那里的气候、山脉分布、河流走向、植被都详细地描写下来。

  之后还要写什么他暂时没想到,但他应该会将这两录一记编写到老,尽可能地将他一生的见识都记载下来,以供后人参阅,让后人少走些弯路。

  也算是为羲城留下一份宝贵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