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卿凌楚王 第910章 她娘亲叫什么

小说:元卿凌楚王 作者:重生医妃 更新时间:2020-02-22 03:33: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宇文皓想了一下,“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如果有人要保护蛮儿,为什么不留在京中照拂,反而让她过得如此艰难呢?”

  “我听蛮儿说带她入京的两个婆婆都死了,来的时候就得病了的。”

  宇文皓道:“但怎么解释蛮儿有在南疆的一些记忆,尤其,她现在在南疆还有亲人。”

  “这……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不过,她的记忆很混乱,而且,她说过的话她自己都忘记了,就感觉她对这些记忆是被人安上去一样,但因始终不是自己经历,所以很快又淡忘了,唯独对两个婆婆的记忆,她是十分清晰的,从开始到现在,没有说错过。”

  “这么奇怪?对了,那她对晴姑姑有印象吗?”

  “她说不曾认识一个叫晴姑姑的人。”元卿凌道。

  宇文皓喃喃地道:“那或许真是人有相似,晴姑姑和蛮儿未必有关系,只不过,那晴姑姑的反应也太奇怪了,竟然愿意留在宫里头做粗活也不愿意到王府里伺候老九,这不是一般人正常的思维,还是得好生查一查才是,看她是不是第一批进京的南疆奴。”

  “我记得你说过,南疆王死后,才有大量的南疆人涌入京中,还有两名南疆奴闯进了太上皇的殿中要刺杀太上皇,这件事情后来调查过吗?”元卿凌问道。

  “当时太上皇还没退位,这事,不知道是否调查,明日我去一趟大理寺,按说大理寺会留下宗卷,又或者,是禁军内部处理了,先休息吧,你不能熬夜。”

  元卿凌确实也有些乏了,躺在床上,思绪却没能静下来,翻来覆去,宇文皓一手抱着她的肩膀,眸色深邃,“睡不着?”

  “睡不着。”

  他的手很正经地放在她的胸口,“要不要帮帮你?”

  元卿凌闭上眼睛,慢吞吞地道:“现在觉得困了。”

  宇文皓手慢慢地往下移动,放在她的腹部上,他的胖闺女啊!

  到了半夜,迷迷糊糊地听得外头有人拍门,宇文皓起来应了一声,“谁?”

  “爷,太子妃,蛮儿出事了。”外头是绮罗慌乱的声音。

  元卿凌半梦半醒,听得绮罗这话,顿时整个人都清醒过来,急忙掀开被子要下床,宇文皓压住她,自己赤脚过去打开了门,看到绮罗一身湿哒哒地站在门口,头发脸上都在滴水,一张脸惨白兮兮,“蛮儿落湖了。”

  “怎么回事?”元卿凌起身披衣,这夜风清寒灌进来,她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太子妃,您昨晚让奴婢看着她,奴婢便在屋中点了香,想着让她好睡一些,殊不知到了半夜她就开始尖叫,哭泣,怎么叫都不醒来,后来奴婢出去叫人,刚出门口就见她一支箭似地飞跑出去,直奔院子的湖一头就扎了进去,奴婢下去捞她没捞上来,是九殿下来了才捞她起来的。”绮罗全身发抖地说。

  元卿凌暗叫坏事了,快步走出,“你快回去换衣裳,我过去看看。”

  宇文皓回屋拿了一件衣裳,“等上我。”

  两人快步走到蛮儿的屋中去,她本来和绿芽睡一个屋,后来绿芽过去伺候元奶奶,她就和绮罗一个屋了。

  如今喜嬷嬷和其嬷嬷都在里头,宇文天也一身湿漉漉地站在门口,见宇文皓和元卿凌来了,忙上前道:“人没事了,溺了水,一口气缓过来了,问她发生什么事,她也说不出来。”

  元卿凌点头,转身进了去,宇文皓拍着他的肩膀,“好,你快回去换衣裳,别冻着了。”

  “五哥,她方才一直哭着跑去湖边,倏就跳了下去,臣弟在阁楼上看着,那叫一个胆战心惊,她受了什么委屈?要半夜里寻死呢。”宇文天道。

  “没事,回去换衣裳。”宇文皓沉声道。

  宇文天迟疑了一下,“那……那好吧,这女子的闺房我进去也不好,那我就先回了。”第八书吧

  蛮儿被其嬷嬷抱着擦拭头发,衣裳已经换过,一张脸也白得可怜,躲在其嬷嬷的怀中,像一只败破的布娃娃。

  元卿凌从未见过蛮儿这个模样,心中微沉,上去坐在床边,握住蛮儿的手,“没事,没事,大家都在呢。”

  “太子妃!”蛮儿见到元卿凌,眼泪就落了下来,“奴婢不是故意的。”

  “好,现在没事了,没事了,”元卿凌往前挪一下,叫其嬷嬷先让开,她自己抱着蛮儿的身子,感觉她还是在使劲地颤抖,便也什么都先不问,只一味安抚。

  绿芽煮了姜汤过来,元卿凌让蛮儿一口气喝下去,让身体迅速暖和起来。

  蛮儿很乖巧,有点烫愣是一口气喝了下去,脸色才有了一抹红,一抬头看到宇文皓,吓得她猛地想要站起来,“对不起,奴婢还惊动太子了,奴婢罪该万死。”

  “行了,你躺着,”他压压手,“你们聊着,本王先回。”

  蛮儿没事,那就让老元跟她聊聊,安抚安抚情绪,他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他走了之后,元卿凌让嬷嬷她们都出去,把门关上。

  蛮儿的情绪稳定下来一些了,嗫嚅道:“奴婢做了一个噩梦,梦到到处都是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着往湖里跳,没想吓着太子妃了。”

  元卿凌看着她,“如果觉得太难受,就不要想了。”

  “好多了,”蛮儿惨白地笑了一下,“叫太子妃为奴婢劳心,奴婢实在是过意不去。”

  “不说这些见外的话,我有事的时候,你也很紧张地帮我。”

  “那是奴婢该做的。”

  元卿凌轻叹,“在我心里,没有谁该为谁付出,帮过我的,我都记在心头。”

  蛮儿泪盈于睫,“太子妃您人真好。”

  “睡吧。”元卿凌柔声道。

  蛮儿慢慢地躺下去,忽然想起什么,看着元卿凌道:“太子妃,奴婢记得一些事情,奴婢的娘……”

  她迟疑了一下,眉目里似乎又有些不确定。

  “你娘怎么了?”元卿凌问道。

  “奴婢记得她说,有人在找她麻烦,所以她要先离开,等过了风头再回来找我,后来,后来奴婢就再没有见过她了。”

  元卿凌想起老五说的话,当时南疆王一家被灭门,有一位侧妃下落不明,如果蛮儿是小郡主的话,那她的娘亲早就离开,自然不会在那一场灭门惨案里遇害。

  “你娘叫什么名字?”元卿凌问道。

  蛮儿摇头,“奴婢不知,不过,似乎在梦里头,听到阿翁叫她朗月。”

  “朗月?”元卿凌咀嚼着这个名字,挺好听,想必是个眉目如画的女子,因为蛮儿也长得很漂亮。

  只是,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麻烦非得要离开丈夫和女儿?

  还有蛮儿,她的记忆似乎被慢慢地打开了,往后真要找阿四亲自来看着她才行,莫要再出像今晚这样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