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黄猿斗罗 第195章 玫瑰花露事件【求订阅】

小说:斗罗之黄猿斗罗 作者:我叫张扬 更新时间:2020-05-25 23:1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张扬等人要出发离开了,经此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相见,所以赶来送行的人很多,七宝琉璃宗、唐门、史莱克学院,送别队伍浩浩荡荡数百人。

  临行前难免是一阵依依惜别,但眼泪终有擦干的时候,从没离开过爷爷白鹤身边的白沉香心中满是悲伤。

  按照地图的指引,两辆宽敞的马车出了天斗城西门,顺着官道一直向西而去。

  一行九人分称两辆马车,唐三、小舞、马红俊、白沉香一组,张扬、宁荣荣,戴沐白、朱竹清和奥斯卡一组。

  其实对于这个分组,奥斯卡不知道多少次在背地里戳马红俊的脊梁骨。

  九个人里一共四对情侣,必定是要两两分组的。其中,白沉香只能和最为熟悉的唐三一组。

  胖子担心和奥斯卡这个婊子脸桃花眼的家伙一组,会转移白沉香的注意力,所以连哄带骗的将奥斯卡安排到了张扬这组。

  于是,这一路上,奥斯卡只感觉自己的武魂应该是一盏100w的白炽灯,贼吉尔耀眼。

  可是老夫老妻之间撒狗粮是不会在乎周围是不是有人的,于是奥斯卡在被两种不同口味的狗粮塞满嘴之余,还不时的感慨自己好像有些太多余了。

  为了尽快赶到目的地,众人并没有在路过的城市中休息,只有在马乏了的时候,才会休息一会儿,宿营就在野外之中。

  当夜幕降临时,史莱克七怪众人纷纷从沉睡中清醒过来。晚上他们是不打算赶路的。毕竟,马车上台颠簸,修炼起来事倍功半,所以每天的修炼就被挪到了晚饭后到黎明时分。

  唐三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取出饮水和食物,此时是秋季,天气已经有了些寒意,戴沐白用他的虎爪一会儿工夫就切来一大堆柴禾。马红俊凤凰火焰掠过,篝火行成。

  众人围坐篝火做成一圈,女孩子们取出水壶,在篝火上一边烧着热水一边烘烤着干粮,大家趁着这短暂的碰头时间,简单的聊聊天。

  “甲乙城的肉饼还是蛮不错的,如果不是不耐储存,我非得买上百八十斤的肉饼放在储物魂导器中,怎么也比这烤干粮要好吃的多。”

  对此,戴沐白则是摇头道:“你有八咫镜这种赶路神迹,干嘛还揪着干粮不放呢?有了这个魂技,美食的保质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你完全可以直接飞到当地,去购买最新鲜的食物。”

  “唉,戴老大,这吃干粮可是传统啊。游历与干粮,远门与干粮,魂兽森林与干粮,这是永远的经典搭配。在这荒郊野岭之间,你抱着一条烤好的羊腿大口啃着……啧啧啧,光是说出来就大煞风景。”

  “不要给自己的懒找那么多借口。”戴沐白鄙视道。

  宁荣荣更直接:“老公,我想喝家里的杨枝甘露了。”

  张扬翻了个白眼,大口咀嚼着喷香的烤干粮,嘟囔道:“别丢人了,我们现在可是出门游历啊,哪有为了一杯杨枝甘露就跑回家的?”

  “再说了,请你对我的十万年魂环保持最起码的尊重。怎么能为了区区的口腹之欲,就如此草率的使用它呢?”

  “嗯???”

  唐三那边。

  “哎呀,胖子,你往那边去去。这才出行几天啊,你身上的味道都快赶上马厩里的马粪了,难闻死了。”白沉香不满的用肩膀拱了拱一直在往自己身边凑的马红俊,还向唐三抱怨:“表哥,你看他。”

  胖子一直没心没肺,即使被白沉香形容成马粪,也依旧恬不知耻的自夸到:“小香香,这你就不知道的了,这是只有最有血性的男子汉的身上才会散发的最纯正的男人味。”

  “胖子你是该该抽空洗个澡了。”倚在唐三身边,小舞也附和这白沉香的想法:“反正张扬可以去附近的城市里买水,所以等会儿你在修炼之前还是好好的洗个澡吧……唉?张扬呢?那么大只的张扬呢?”

  小舞看向宁荣荣的身边,却没有发现张扬的身影,好奇的询问道。

  “回天斗城去帮我取杨枝甘露去了。”宁荣荣满面笑容的解释道。

  一旁的白沉香不说话了,眼神中满是向往。

  在白沉香眼里,张扬和宁荣荣的爱情简直就是自己的梦寐以求的爱情范本。

  出身卑微的平民子弟,与天下第一宗的宗主之女,冲破世俗的枷锁,绽放出美丽的爱情之花。

  尤其是被白鹤赐婚的当下,白沉香越发觉得,张扬与宁荣荣的爱情简直甜得掉牙,为了宁荣荣能吃上一碗杨枝甘露,张扬不惜奔驰千里。

  多么美好的爱情啊。

  现在的她,就是张扬和宁荣荣最大的cp粉头。

  有时候只要看到张扬和宁荣荣同框,白沉香脸上就能洋溢起灿烂的姨母笑。

  不多时,张扬带着新出锅的杨枝甘露回来了,还给大家带来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吃着七宝琉璃宗大厨的手艺,小舞旧事重提,说起了让马红俊洗澡的事儿。

  张扬点点头,用手中散发着孜然香气的羊腿指着马红俊说到:“胖子,你是该洗个澡了,你的胳肢窝都有小茴香味了,弄得我这羊腿都串了味了。”

  “去你的吧。”马红俊鄙视道:“你才小茴香味呢。”

  “不能。”张扬当即否认到:“我刚才才在天斗城洗过澡的,不信你闻,现在头发上还有玫瑰花露的香味呢。”

  “大男人洗澡还要放玫瑰花露,一点儿男人的样子都没有。”胖子不屑道。

  “胖子,你想要追香香,怎么着也得把自己的收拾干净吧。不说花枝招展,怎么也不能臭烘烘的。”旁边的唐三也开口道:“修炼的时候你抽空洗个澡,香露什么的可以用我的。”

  被唐三这么一说,马红俊也觉得自己是应该洗个澡了,但依旧有些嘴硬的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嘟囔着“我没觉得有多大味啊”。

  而那边,张扬已经是冷汗直冒了。

  “你用了我的玫瑰花露?用了多少?”

  “没多少,就一点儿。”

  “一点儿是多少?”

  “就一点儿。”

  张扬还想嘴硬,就见宁荣荣扑到张扬身上,像小狗一样在张扬身上嗅了起来。

  这一嗅,宁荣荣就炸了。

  这种羊腿味道都掩盖不住的浓郁的玫瑰花香,宁荣荣当即断定,张扬洗这一次澡,最起码半瓶起步。

  “呀,死张扬,那可是我最喜欢的金装限量玫瑰花露啊,我平时都舍不得用的。”宁荣荣伸出两根手指,死命的掐着张扬的软肉。

  因为生产能力有限,这金装限量玫瑰花露宁荣荣一直舍不得用,只有在需要幽幽暗香来增添闺房情趣时,宁荣荣才会在洗澡水中点上那么几滴。

  张扬也知道宁荣荣这个喜好,因为今天想和宁荣荣玩儿一把“九儿与余占鳌”,所以在回到天斗城洗澡时特意倒了些玫瑰花露。

  只因为张扬考虑到今天是露天,所以特意多倒了点儿,没想到回来之后不仅没有得到夸奖,反而点了炸药桶。

  张扬:我怎么就管不住这手呢.jpg。

  当夜,大家各自找了地方修炼,包括洗完澡的胖子和两名赶车的马夫。

  张扬作为全场魂力最高的人,主动承担起了守夜的任务。

  可是这长夜漫漫,没有手机相伴,张扬自感相当无聊。

  于是,便和心有灵犀的宁荣荣一起,钻进了一片小树林中。

  月色正美,佳人轻解罗裳,天当被子,地当床,山作枕头,月作灯。

  所以说这玫瑰花露,还是不白用的。

  只是宁荣荣不知道可持续发展,榨汁太狠,让张扬缓了足足三天才勉强缓过劲来。

  这一日,张扬等人驾着马车已经来到了天斗帝国西陲,马匹也已经在上一座城市换了。新换的马匹足以坚持将他们送到海边了。

  “前面有个村子,唐宗主,我们是不是休息一下?”驾车的七宝琉璃宗弟子早就被叮嘱过,此行并不是以宁荣荣为主,一切都听唐三吩咐。

  唐三道:“那就休息一下吧。”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了,天气渐凉,马匹的体力消耗很大,中午虽然休息过一次,但在晚饭之前也总要再休息一次才能保持速度。

  马车继续前行一会儿,停了下来,就在史莱克七怪以为抵达了村子准备下车休息时,车沿传来轻轻的敲击声,那名驾车的七宝琉璃宗弟子道:“唐宗主,好像有些不对。我们快到村子了,可村子却静的出奇,村子外的耕地里也一个人都没有。”

  众人对视一眼,唐三道:“走,下去看看。”

  被宁荣荣推醒的张扬坐起身来,展开见闻色霸气,表情顿时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