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114章 她到底有什么魔力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房内,霍司擎伫立在床沿边,看着云安安熟睡中泛着桃色的恬静小脸,狭眸掠过一丝懊恼。

  他的自制力向来不错,屡屡旧疾复发时也都能够保持头脑清醒,意识不乱。

  甚至能够风轻云淡地与合作公司洽谈事宜,不形于色。

  就如同他对男欢女爱这种事的欲望一般,淡到了极致,便是可有可无,毫不在意。

  谁知却不断在云安安身上刷新了自身的忍耐程度,饶是她一个眼神,便能勾动他的欲念,难以抑制。

  她到底有什么魔力——

  霍司擎修长如玉的手指从在云安安的额上,最后停在了她的腹部,狭眸中暗光浮沉,仿佛深潭一般让人望不见底。

  就在这时,被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在寂静昏暗的房间纪显得格外突兀。

  几乎在手里响起的第二秒,霍司擎便将之拿起挂断,随后才走到露台上给莫时寒回了通电话。

  “什么事。”

  “你让我查的那群人已经被阎门秘密解决掉了,不过从死人身上找线索这种事还难不倒我。”莫时寒懒散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但具体情况莫时寒碍于霍司擎的面子没有详细说,只是道:“那群人就是当初和云安安厮混一起的地痞,如今可能是寻仇来了。”

  霍司擎侧了个身半倚在了露台上的白色镂空栏杆旁,眉宇微微拧起,“死了?”

  “无一生还。”莫时寒笃定地说道,“这些关键人物都死了,想要查清楚三年前具体发生了什么也需要时间。”

  “呵,你是想我亲自去查,还是现在开始说实话?”霍司擎嗓音低沉了几分,噙着些许不虞。

  莫时寒看着电脑上调出来的资料,先是诧异,而后又有些失策地笑了笑。

  还真是敏锐啊。

  “根据那家酒吧以及附近的路控资料来看,三年前云安安的确去过那家酒吧。而且当时在媒体面前云安安也承认了那件事是她做的,云家后来便把事情都压了下去。”

  “只不过我认为这件事还有其他疑点,所以犹豫要不要把这么武断的结果告诉你。”

  “况且云馨月那天也在那家酒吧里,关于这件事情她或许知道的还不少。”

  只是莫时寒没有说出口的是,他同样有理由怀疑云馨月并非就是无辜的。

  闻霍司擎狭眸眯了眯,眺望着远处葱郁的密林,语调淡漠平静:“继续查,查清为止。”

  “ok。还有,我倒是很好奇,你用云安安去换云馨月的时候就没有半点舍不得?常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看来你是厌恶透云安安了,居然这么无情。”

  “你废话很多。”霍司擎俊颜顿时冷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回到了房内。

  看着被挂断的手机界面,莫时寒浑不在意地将手机一丢,手放在鼠标上点了两下,把上面的视频剪了下来备份。

  “真有意思。”他看着上面的行踪比对,以及和那些混混口述中截然不同的证词,邪佞地摸了摸下巴。

  三年前帝都高中女学生和一群地痞厮混了整晚,大尺度照片被曝光后里面的女主角遭人诟病无数。

  可那些照片上却没有一张能够看清照片女主角的真容,直到云家大小姐云安安当着所有媒体的面,承认照片上的人是她……

  若不是碍于云馨月如今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莫时寒倒想试探试探她,看看当年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究竟是看似温软可欺的云安安,还是云馨月这个不安分的女人。

  -

  翌日中午,窗外阳光明媚,透过窗幔的缝隙照进来,落在云安安粉白的小脸上。

  她被光线刺得缓慢睁开了双眼,脑袋里还有些迟钝地运转不过来,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去洗漱。

  谁知她的双腿猛地一软,像是棉花做的一样,让她整个人都扑倒在了床边,小脸呆懵。

  昨夜疯狂凌乱的记忆潮水般席卷了她的大脑,让云安安有一瞬间想要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再也别出来才好。

  如果不是身上酸疼得像是碾压过一堆柠檬的感觉太过真实,云安安都要怀疑昨晚上只是自己做的一夜春梦了。

  明明前一刻怒火蔓延随时都有烧起来的可能,然而下一秒那火的确烧了起来,却是另一种火。

  云安安小脸懊恼地撑着床起身,忍着身下的不适慢吞吞挪到浴室里。

  她发觉自己身上竟没有丝毫粘腻,反而干净清爽。

  像是明白了什么,云安安的脸蛋蹭地一下就红了个透,贝齿紧紧咬着唇,只觉得浑身都在发烫。

  她猛地吸了口气,恶狠狠地把牙膏挤在牙刷上,像是装了小马达气冲冲地刷着牙。

  霍司擎这是什么意思?!

  另类的惩罚手段么?

  即便后来她也有舒服到,可现在能够记起的便只有疼痛和颤栗感,以及他丝毫不顾及她感受猛烈闯入时的残忍。

  根本不容她有丝毫抵抗或是退却。

  若不是她及时把金针刺入穴位里,以她当时的身体情况很可能就因为遭受不住他而导致流产了。

  想到这点,云安安眉梢的不愉更浓了。

  霍司擎根本就不顾她和孩子的死活,只图那一时的发泄。

  看清这一认知,云安安擦脸的动作都变得有些无力,红唇抿出一个惨淡讥诮的笑意来。

  是她将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受伤了又怪的了谁呢。

  这一夜,大抵也算不得什么吧。

  洗漱好后,云安安便下楼去了餐厅,谁知却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纪静阑。

  “纪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云安安进了客厅里,看着纪静阑略有些诧异地问。

  自从上次别墅起火后,私人庄园里的人员出入都是要经过严格筛选和检查的,平日里连金婶出去买个菜回来都需要身份验证。

  纪静阑能够出现在这里可见是得到霍司擎准许的。

  “霍太太,我是来找你的。”纪静阑闻声立刻站了起来,朝着云安安的方向鞠了一躬,“那日经过你的提醒,后来我就去了趟医院检查,没想到我的身体竟真的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