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184章 她的资料被人加密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众人: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想卖惨跟吾王砍价,你还没吃够教训啊?

  黑桃j:别!大佬千万别!吃不起饭我顶多被电鳗电一下,拿不到图纸我这条命可就没了!

  看着黑桃j不断求饶地发表情包,景宝小嘴抿起一个狡黠的笑来,跟他砍价是行不通的。

  他没有趁机跟他们漫天要价就不错了,居然还想打已经进了他小金库的钱钱的主意!

  领主:@黑桃j,如果没钱就把名额让出来,我这边随时准备好钱跟@吾王合作。

  黑桃j:呸!谁说我没钱,就算砸锅卖铁我也不能辜负吾王对我的信任!

  就在这时,emperor的消息跳了进来,景宝点开一看。

  emperor:图纸收到,记得查收尾款。

  吾王:不用,跟你合作我还是很放心的。

  打完这句话,景宝忽然想起了什么,切入另一个界面,查起了emperor的具体地址……

  屏幕上的定位地图一点点靠近,红点闪烁得也越来越明显。

  然而就在快要定位成功的时候,界面一闪,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景宝诧异地挑了挑小眉毛,这还是他第一次查地址被拦个正着的。

  emperor:想查我?

  吾王:友情交流,别方嘛。

  emperor:我设定的安全系统迄今为止还没有能够攻防的人,你是第一个。

  若非他反应及时,只怕真要被这个小子得手了。

  景宝立刻发了一个卖萌的表情包蒙混过关,小嘴忍不住嘀咕,“差点就能查到这个坏家伙的老窝了。”

  和他合作过的人之中,emperor是最频繁约武器图纸的一位,并且是杀伤力极强的那种。

  虽说现在很多地方都不太平,但万一他是拿他设计的东西去干坏事呢?

  以往的合作对象资料,景宝其实都暗中备份了,他们要用他的东西去做什么,是瞒不过他的。

  只有这个emperor,至今没被景宝挖出来他的老底。

  但说起来查人,景宝不由得想起来一件事。

  昨晚在温泉池那儿遇见的那个女人看妈咪的眼神太奇怪了,妈咪看见她的时候神情也很不对劲,分明是认识的。

  而且,那个女人喊他妈咪嫂嫂?

  但是妈咪明明说过她怀景宝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上帝爷爷对妈咪说,要把他这个小天使送给妈咪,第二天醒来,他就在妈咪的肚子里了。

  所以景宝才会没有爸比,因为他是小天使。

  虽然这种骗小孩的话一听就知道是假的,但景宝除了云安安最艰难的那两年里以外,从没有想过,有个爸比就好了。

  加上云安安一直没有提,景宝也就贴心的不问。

  可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疑似他爸比妹妹的人物,还让妈咪露出那么难过震惊的表情,就让景宝不得不在意了。

  江叔叔也说过s国是他妈咪的老家,可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听妈咪提起过这里呢?

  想着,景宝关掉了聊天页面,肉乎乎的小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起来。

  看着加粗标红的“禁”字,景宝不由挑高了小眉毛,他家妈咪的资料居然被人加密了,这是为什么?

  不多时,电脑屏幕上方出现了一张女人的照片,紧跟着是下面的资料信息,以及……现居地。

  夜幕降临,万籁俱寂。

  坐落在市中央黄金地带的盛世酒店,顶层总统套房。

  天花板上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房间里温度适宜,几净窗明,四周摆设偏中欧世纪复古风。

  酒红色的长沙发上,男人坐在中端位置,修长的双腿优雅交叠着,指尖拿着份文件,低眸专注地张张翻阅。

  灯光笼罩在他身上,无端平添了几分无法喻的寂寥感。

  直达每一层房间里的电梯门打开,乔牧身后跟着一个推着餐车的服务生走进房内。

  “霍总,您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上次医生嘱咐一定要您三餐按时吃才行。我让酒店后厨给您做了一些吃的,您吃一点吧。”乔牧走到桌前,恭声劝道。

  霍司擎狭眸未抬,只淡淡地“嗯”了声。

  乔牧暗暗松了口气,每次到了饭点都跟打仗似的,不论他怎么劝说,霍总几乎就没有按时按点吃饭的时候。

  有时候他不冒险提醒,他甚至压根想不起人是要吃饭这件事来。

  收到乔牧的指示,推着餐车的服务生把车上的餐碟一一摆到了餐桌上,然后又将一个琉璃熏香放了上去。

  “请慢用。”服务生声音沙哑,听不出男女。

  “霍总,您慢用,我们先出去了。”乔牧说完,对服务生使了个眼色,带着人一同从电梯离开。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有纸张翻动的声音依然不断。

  许久,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才将已经批阅完的文件放下,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狭眸折射出冷淡的光芒。

  他站起来,仿佛看不见餐桌上那些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一般,将外套扔下,迈进了浴室。

  不一会儿,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上便出现了一道线条引人想入非非的颀长身影。

  淡淡的熏香味道不多时便充斥着整个房间。

  浴室门被推开,霍司擎湿着墨发,只着一件浴袍走向了房间里那张大床,方才还清明无比的大脑逐渐有些混沌,意识不清。

  又过了大半个小时,电梯门再度打开。

  刚刚才离开的服务生走进来,眸光直指霍司擎所在的方向,抬手拿掉了头上的帽子。

  漆黑如瀑的柔顺发丝散落至腰间,同时露出了那张精致绝美的娇颜,美得如梦似幻。

  云安安一边撕掉了脖子上的圆片,一边走到餐桌前,把熏香熄灭,这才走向那张大床。

  男人单手遮住半边脸,只露出那张菲薄浅色的唇微张,身上的皮肤颜色红的有些不太正常,和他周身携有的清冷禁欲气质糅杂起来,莫名有几分妖冶。

  然而即便看不见这张脸,云安安的脑海里也能够清晰明了地浮现出,当年他狠心绝情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