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199章 走错地方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经理的话让云安安微微一愣,忆起主办方的确说过今晚的交流会会很热闹,也为他们准备了很多有趣的节目。

  可也没提她也要上台表演啊。

  眼看着就快开始了,经理也顾不得面前这个“救兵”的琴艺能不能镇住全场了,光是这张脸,就够秀色可餐了不是。

  “快上台去,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

  经理催促得急,云安安连细想的功夫都没有,就这么被他推进了会场里。

  这主办方还真是够热情的。

  云安安心底暗自想着,一边款步走到了放置古筝的大理石低矮台面上,微微朝着台下鞠礼,而后优雅地坐在了古筝前面。

  自她出现起,会场里的目光几乎都往这边聚集了过来,隐隐传出低低的吸气声。

  美人本就绝色,更遑论还是一袭雪白旗袍气质出众的美人,她在古筝前落座的画面。

  只让人有种透过层层迷雾窥见了百年前朝代的震撼感,仿佛人间极致。

  云安安垂眸,脑海里浮现出一副清晰的画面,而后她葱白的长指轻拨琴弦,轻灵的乐音从她指尖淌过。

  弦音十分轻快,似是一道清泉流过心口,让人甚至有种想要随着音乐翩然起舞的雀跃。

  不一会儿,台下便结伴循着弦音跳起了舞来,舞池里衣香鬓影,热闹得不行。

  守在台下生怕云安安出错丢了脸面的经理看见这一幕,嘴巴都乐得快合不拢了。

  那群孙子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个宝贝啊,如果能把她留在琉璃阁,他以后还愁什么?

  “啾啾啾啾——”

  谁知就在这时,会场四周的露台外传来了鸟叫声。

  紧接着,上百只七彩斑斓的鸟儿从露台外面飞进了会场中央,不停地在台上弹琴的云安安正上方盘旋!

  鸟儿的啾鸣与云安安的琴音糅杂在一起,竟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惊艳更甚!

  投入舞蹈的众人顿时被这幅画面惊得停了下来,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我天,现在已经快入秋了,哪儿来这么多鸟?”

  “哈哈哈,我说句蠢话,这些鸟该不会是被琴音给引来的吧?古时候不是也有这么个奇闻吗?”

  “这太疯狂了,我一定是在做梦……”

  “这并不疯狂好吗?我听我爷爷说过,二十多年以前,云家小女儿云舒画的成人宴上她以琴音引来百鸟共鸣,当时见过的人都说永生难忘!没想到我也能亲眼见一见,回头可以和爷爷炫耀了!”

  “你可拉倒吧,云舒画是海城的天之骄女,这个女人是谁你知道吗?云安安——传说中被霍家打发到国外去的弃妇!”

  台下议论纷纷,或惊叹或贬低,差点争论起来。

  最后一个音收尾,云安安的双手离开了琴弦,抬头看向了盘旋上空的百鸟,明眸泛起了一丝讶异。

  随着琴音消散,百鸟们也慢慢飞走了。

  云安安收回目光,起身走到了台下,经理立时便迎了上来,脸上挂着撺掇的笑对她道,“这位小姐,不知您贵姓啊?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琉璃阁工作啊?”

  如果说先前只是不确定,那么现在云安安可以肯定了。

  她八成是走错了地方,又因为这个经理说话模棱两可的,以至于搞出了这么个乌龙。

  云安安唇角止不住一抽,交流会的举报场地如果不在十九楼,该不会……

  其实是在九楼吧?!

  “这位小姐?”

  “不好意思,我……”云安安正要拒绝经理抛过来的橄榄枝,就被突然走过来的西装男人打断了话,“这位妹妹,有没有兴趣跟哥哥出去喝一杯?”

  这轻佻又痞气的语气当即就让云安安蹙起了细眉,转眸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俏脸冷然。

  “唉,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去上去搭话呢,就被李公子先下手为强了。”

  “这个女人长得倒是个极品美人,可惜就是霍先生不要的破鞋,不然我还想跟她一度春风呢。”

  “我倒是不介意她是不是破鞋,反正霍先生也不要她了,等李公子玩腻了她,我再接手,看看当过霍太太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哈哈哈,你也不怕霍先生听到这话要你好看,别忘了云家是怎么垮台的!”

  “怕什么?霍先生还能在乎一个弃妇怎么样不成?”

  时高时低的讨论声在周边响起,包含着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

  本来没有打算这么快暴露自己的云安安细眉蹙得更紧,眸子都冷了下来,抬步就要离开。

  西装男人立刻拦在了她面前,露骨的眼神紧紧盯在云安安身上,泄露出其中显而易见的贪婪色彩。

  他玩过那么多女人,还没有试过这种口味的。

  “让开。”云安安俏脸沉着,略有些不耐地说道,连基本的礼貌都懒得维持了。

  这个男人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邪恶得令她恶心到了极点。

  “脾气这么爆可不好,哥哥今天就教教你应该怎样取悦一个男人。”西装男人说完,竟是一把抓住了云安安的手臂,想拽着她往外拖去。

  “给我放手,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云安安指尖在珍珠小包边缘摸索,冷声呵斥。

  西装男人登时就笑了,张狂极了,“不是我说,哥哥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要是伺候好我了,要钱要车都不是问题。”

  “一个破鞋还敢跟我装清高?你信不信我在这里办了你都没人敢说一句!”

  说完,西装男人伸手过来就要去撕掉云安安的旗袍领口,想给她当场难堪!

  云安安明眸一凛,下一秒手里的金针果断迅速地刺进了西装男人的手腕!

  “啊——”

  西装男人痛得大叫一声,刚才还张狂不已的脸色顿时扭曲起来,愣是连云安安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疼死老子了,你们都干什么吃的!把她给我抓住!”西装男人边抓着痛得快要麻痹的右手,一边指使旁边的保镖抓住想要离开的云安安,“拿掉她手上的包!”

  他刚刚可都看得清楚明白,这个女人不知道从包里拿了什么扎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