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265章 沉哥这是怎么回事?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两天后。

  晨光微曦,空气凉爽得沁人心脾。

  病房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不怎么好闻。

  云安安慢吞吞地掀开眼眸,盯着头顶的雪白天花板看了好大一会儿,眼前还有些重影。

  “医生,我妈咪醒了!”小奶音在耳边传来,然后云安安便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医生在给自己量体温,测心跳。

  没一会儿床边便传来了交谈声。

  “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了,只要好好休养一阵子就能康复出院。”

  “谢谢医生,我送您出去。”

  一阵脚步声过后,云安安微微侧头,恰好对上一双红通通的兔子眼,好不可怜。

  景宝小嘴一瘪,伸出小胖手抱住了云安安的脖子,“妈咪,你都睡了好久,景宝快担心死了!”

  “我睡了很久吗?”云安安感觉身上的伤口已经不怎么疼了,但是因为裹着绷带的原因,看起来好像很严重。

  景宝扶着她坐起来,然后倒了杯温水递给她润唇,比了个二:“妈咪睡了两天,景宝还以为……”

  小包子说着,大眼睛里都含了一泡泪,要掉不掉的。

  景宝向来不爱哭的,因为她的事这两天估计没少偷偷抹泪。

  想着云安安有些愧疚,伸手抱住了他奶香的小身子,柔声道,“妈咪没事啦,让宝贝担心了,对不起。”

  “妈咪才没有对不起景宝。”

  景宝眼底划过一抹黯然,这一次他差点失去妈咪,也侧面说明他现在还不够强大,没有办法保护好妈咪的安危。

  就连江叔叔都花费了不小的功夫才能找到妈咪的位置,可那个男人却比他们提前了很多。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景宝心里是有些服气的。

  虽然只有一点点!

  病房门被打开,江随沉提着天香阁的餐盒从外面进来,看见云安安已经醒了,桃花眼绽开一抹笑意。

  “你醒了。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江随沉走过去把桌子支起,然后把餐盒里的饭菜里一一摆出来。

  他看了眼窝在云安安怀里撒娇卖萌的小包子,轻声失笑。

  差点把那群凶神恶煞的家伙活生生吓死的小魔王,大概也只会在云安安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云安安丝毫未觉他们的眼神交流,直到江随沉把饭菜喂到了嘴边,她顿时愣了愣。

  “不,不用了,沉哥,我的手已经好多了,我自己可以的。”云安安连声拒绝,眸光有些发窘。

  沉哥这是怎么回事?

  她又不是小孩子,已经过了吃饭需要人喂的年龄了。

  江随沉脸色未变,把饭勺递给了她,唇边带笑道,“那天把你送来医院的时候你浑身都是血,手脚伤得最是严重,我还担心……”

  原来是这样。

  云安安莫名地松了口气,“已经没事了,沙琪玛应该给我用了不少药。”

  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轻松并没有让江随沉错过,桃花眼里浮起一丝失落。

  坐在一旁的景宝忍不住晃了晃小脑袋,一副小大人的高深模样。

  云安安拿起勺子搅拌了下面前的粥,一股勾人食欲的清香扑鼻而来。

  两天没有进食,她早就饿的不行了。

  考虑到她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吸收辛辣食物,江随沉替她准备的餐盒里的饭菜也都清淡居多,但依旧美味。

  吃饱喝足后,云安安混沌的脑袋都清明了许多,想起来绑架的事情,眸光一黯。

  “妈咪,给你看一个搞笑视频哦!”景宝看出云安安心里所想的,爬下床抱来了电脑,放在桌上给云安安看。

  “这是什么?”云安安暗暗收回思绪,把目光转移到屏幕上。

  视频里的场景微微晃动着,看这里的摆设和布置,应该是在游轮上的拍卖厅里。

  景宝直接划到了重点,将拍卖台上的东西放大。

  里面同时传出了拍卖师的声音:“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神秘古籍药方,起拍价,五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

  咳咳!

  云安安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指着上面那本特意做旧,具有古老气息的牛皮本问,“这该不会是我那天写给那群人的药方吧?”

  一旁的江随沉微微点头,“起初我们本来想从那些人手里抢回来这些药方,但景宝认为你不可能把真的药方给他们,于是我们就只是派人监测。”

  听,云安安忍不住低头亲了口景宝软绵绵的小脸蛋,“我宝贝真厉害。”

  景宝精雕细琢般的小脸顿时变得红扑扑的,漂亮的眼睛一闪一闪地瞅着云安安,说不出的小得意。

  就在这会,视频里的内容已经进行到“古籍药方”被j国的人以九千九百万的价格拍下。

  这原本是一件互利互惠的好事。

  但坏就坏在这个人对中医学有些研究,相关的中医学著作他都看过。

  检查过古籍药方之后,他当即就把那本牛皮本给狠狠摔在了桌上,对着服务员破口大骂。

  “拿这么几张故弄玄虚的假方子骗人,你们当我们黑堂组是好欺负的吗?!”

  接下来的场面一片混乱,自称是黑堂组的男人身后的保镖相继冲了上去,和拍卖厅的保安扭打成一团。

  “这个人眼力不错。”云安安看完视频,眼眸弯弯地道。

  她写给那群绑匪的“古方”,除了《本草纲目》之外,还有相近十几本医书上的内容。

  不过综合起来都是夸夸其谈,十分能唬人而已。

  只是她没想到那些人会这么贪心不足蛇吞象,想要用这份“古方”换取这么大的利益。

  “黑堂组向来记仇,被他们盯上的人不死也得脱层皮。”江随沉缓缓说道,“也省得我们挨个把他们找出来。”

  他和景宝见过那几个绑匪和幕后指使者后,那些人便消失不见了。

  这种消失并不是字面上的消失,而是从他们的身份到在这个世上留下过的任何痕迹,都如风过无痕,消失得干干净净。

  好像这世上从没有过这几个人一样。

  “到底是谁这么煞费苦心要对付我?”云安安迷惑地问。

  “幕后指使者是一家快要倒闭的制药公司老总,大概是对传闻的事情起了贪念,想要利用这个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