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358章 想你想的睡不着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时家在帝都的影响力不低,加上我们邀请的那些客人大多都是与时家有生意上面的来往,我担心后天开业可能会……要不要延迟开业时间算了?”

  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结果,和时家为敌,吃亏的只会是云医馆。

  听完沙琪玛的话,云安安眸光平静,嘴角的笑却有些冷,“不用,照常开业,东西也照常准备好,会用得上的。”

  “可是……”

  “别担心。雪馨馆越是这么做,恰恰越是证明她们忌惮我们,既然如此,我们又有什么好怕的?”

  见云安安心意已决,沙琪玛叹了声气,皱着眉暗自着急。

  倒不是她不相信云安安的能力,而是她比她更清楚时家的势力有多大。

  就算云医馆能够顺利开业,但在时家的压制下,就算是“云画神医”盛名在前,也敌不过一个大家族刻意的打压。

  “要不给大少爷打个电话?如果有他出面,事情说不定能得到解决。”沙琪玛又提议道。

  这个办法云安安当然也思考过,只是,到底亲疏有别。

  时馨月再怎么样也是时家女儿,时晏礼断没有为了她而让自己亲妹妹脸面上过不去的道理。

  她也不想因为这种小事,消耗了他们多年的情分。

  比起沙琪玛的焦心不安,云安安却没太多担忧感,丝毫没受时家压迫的影响。

  眨眼便到了周五,云医馆如期开业。

  不远处的街道边早早停着一辆香槟色宾利,后车座的车窗降下来,刚好能够看清楚云医馆那边的情况。

  “佳人姐,我都已经让林灏吩咐下去了,和咱们家有往来的,都不会为了一家新开业的小破医馆得罪我们家。”

  时馨月遥望云医馆那边,没戴面纱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来。

  她脸上的伤痕比之前淡化了许多,但因为整容过度的原因,只要稍微做大一点的表情动作,就会显得很吊诡。

  时佳人双手环胸坐在另一边,下颌微抬,目光冰冷。

  听见时馨月的话她脸色才好看了些,“不枉父亲把手下得力助手都借给你随意调用,总算派上点用场。”

  “都是佳人姐教的好。”时馨月讨好的脸色里带着几分洋洋自得,“开业第一天就坐冷板凳,就算她云安安本事再大,也没人敢踏进那家医馆半步。”

  说着,时馨月转过头继续看着云医馆的动静。

  谁知不看还看,这一看她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只是几分钟的功夫,云医馆的门口就出现了好几辆名贵豪车,将原本空旷的场地都变得有些拥挤。

  “这些人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就不怕得罪时家?!”时馨月狠狠拍了下车窗,把手机拿出来,“我让林灏来处理!”

  她就不信这些人会那么不知轻重,宁愿得罪时家也要为云安安那破医馆捧场!

  时佳人闻从车窗外看了一眼,淡定的神色一下就变了颜色,满眼惊异。

  “不用打了!”

  “怎么能不打?这些人不仅是在下我的面子,更是在下时家的面子!不让林灏给这些人一点教训……”

  时馨月气愤不平的话还未说完,右脸就猛地挨了时佳人一巴掌!

  时馨月直接被打懵了,捂着发红的脸颊敢怒不敢地看着时佳人。

  “蠢货!”时佳人再没了先前的优雅从容,目光冷得瘆人,“来的那些人,厉家家主,席家老爷子,还有白家,谢家,你他妈哪个惹得起?”

  “我早就说过让你长点脑子,好好办事,结果这种小事你都能给我办砸!废物!”

  “给我滚下车,别在我面前碍眼!”

  把时馨月赶下车后,香槟色宾利立刻就开出了街道,扬长而去。

  被车尾气熏了一脸的时馨月狠狠跺脚,啐了一口,“呸!一个假千金而已,在我面前作威作福个什么劲!要是时家人知道你这副嘴脸……”

  突然想到什么,时馨月眼底忽然迸射出一抹怨毒的光。

  是啊,她怎么差点忘了。

  她还有个好“弟弟”啊。

  ……

  云医馆。

  沙琪玛都做好了面临无人登门的窘境,甚至想好怎么安慰云安安了。

  谁知普通客人是没有几个,但来的,可都是帝都豪门圈里的大佬!

  “安安,你这医馆不错啊,瞧着有点意思。”厉骁负手走进云医馆里,身旁还跟着个脸色别扭的厉琛。

  “谢谢厉哥夸赞。”云安安抿出一抹笑,带着他们到休息区,然后就见厉琛朝自己递过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给你,开业贺礼。”说完他就别过脸去,脸色看起来不大好。

  云安安自然没有推辞的道理,接过礼盒后看了厉琛一眼,对他说,“你是不是最近夜不能寐,食欲不振,还患了风寒?”

  一听到这话,厉琛矢口否认,“我才没有想你想的睡不着,也没有气你气得吃不下饭!你不要乱讲!”

  云安安:“……”

  厉骁:“……”

  收回目光,厉骁怜爱地摸了摸厉琛的头,对云安安解释,“这小子从小脑子就不大好,安安你看有没有什么药吃了能长长智商?”

  看见厉琛帅气的脸庞都涨红了的样子,云安安觉得有点好笑,于是点点头。

  “稍等下,我给他开个药方,按时服用这些症状很快就消失了。”

  说着,她在诊桌前坐下,对症写下药方,交给沙琪玛去准备药包后,这才起身去招待别的客人。

  厉琛的目光就追随着那抹纤细清丽的身影移动,怎么也挪不开。

  看得厉骁一脸恨铁不成钢。

  相继来的是席家老爷子,以及他三儿子和媳妇,云安安之前不曾在席家见过,有些陌生。

  “您有些气血不足,脾肾虚弱,手心发汗,但体温偏低,需要好好调理……”云安安给席老爷子把完脉,便执笔开始写药方。

  席老爷子笑呵呵的,“你把这家医馆修整得很不错,如果你爷爷还在,看了必然也会感到欣慰。”

  “爸爸……”站在席老爷子身后的贵夫人面色为难地喊了声,“好医院这么多,您怎么偏偏要来这种小地方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