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383章 昨晚累着了吧?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前一晚不自量力,以卵击石的后果,直接导致云安安足足晚了两个小时才赶到云医馆。

  见云安安不停地在打哈欠,像是没睡好的样子,沙琪玛正想问问她要不要先回去,谁知就看到她纤细的脖颈上,若隐若现的暧昧痕迹。

  沙琪玛一时觉得脸热,这得多用力才能折腾出这么深的红痕来?

  她忍了忍笑说,“安安,你要不要先去里面房间休息一会儿,昨晚累着了吧?”

  “啊?不用,我跟周家那边约好半个小时过去治疗,回来再睡也是一样的。”云安安用金针在自己手上的穴位刺了一下,混沌的脑袋顿时清明多了。

  “景宝最近不是没有发病么?有你给他调理,也不像其他患病的孩子那样羸弱不堪,还活力四射的。你也别太忧心,时间还长。”

  时间还长么?

  云安安摇摇头,“如果我再不抓紧一点,恐怕就没有多余时间给我了。”

  霍司擎既然已经在策划争夺抚养权的事情,就不会给她太多的喘息时间。

  只是好在目前而,他还没有要与她摊牌的意思。

  否则的话,她想要再接近他把他给睡了,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沙琪玛不解,但也没多问,转而跟她提起了另一件事,“昨天你在记者会上露面,粉碎了毁容传后,现在求购天香露的客人比之前增长了五倍之多。”

  “还有要求恢复你看诊预约的客人,我按照你以前的规矩,一天只看十人。以现在预约的人数现在来看,大概排到了下下个月去。”

  咳噗!

  云安安差点被一口水呛着,有些纳闷,“下下个月?”

  “对。”沙琪玛也有些无奈,“不知道谁传的,你的确是毁了容,但是你自己把自己给治好了,所以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那些人不仅信了,之前被丢弃的天香露也被他们当成了香饽饽。”

  照这副架势,比之前还要疯狂得多。

  只不过云医馆现有的天香露存量并不多,小部分之前已经赠送给了客人们。

  而绝大部分,在云安安决定和霍氏合作之前,就已经就被厉琛抢先订下。

  如今云医馆和霍氏已经达成合作,有霍氏集团强大的渠道在,就算那些人急破头,她们也只需要安心等天香露宣发上市即可。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云安安并不意外地抿唇一笑,“就算天香露的丑闻不澄清,使用过的人也会发现它的神奇之处。”

  到那时,反弹得可能会比现在还要厉害。

  ……

  为了避免上次的事情再度重演,周家亲自派车和保镖将云安安接到了周家。

  等云安安到周家之后就发现,里面的佣人和保镖换了一轮,都是生面孔,想来也是之前那件事所致。

  周董事长看见云安安还愿意过来,心头那块石头这才堪堪一放,忙笑着迎上去。

  “上次真的是非常抱歉,让您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和委屈,我们非常的过意不去,但一直没找到机会跟您道歉。”

  说着,周董事长把身旁手下递来的东西交给云安安,一边解释,“这是一点薄礼。”

  这种操作云安安之前在国外经常碰见,而且这些人大多有个毛病,你收了礼他会松口气,若是你不收他反而会诸多猜疑,胡思乱想。

  简单来说,就是钱多烧手。

  云安安打开周董事长递来的礼盒一看,里面是两本临湖公寓的房产证,以及一把法拉利的车钥匙……

  还真是一点“薄礼”啊。

  云安安红唇一扯,将礼盒盖上后推还给周董事长,“周董,我想先看看令公子的情况。”

  一听这话周董事长就知道是拒绝了,面上有些遗憾,但也不好强塞,便带着她先到楼上去。

  由于云安安替人治疗的时候不喜旁边有人,周董事长屏退了房间里的佣人和医生之后,也带上房门出去了。

  她让周祺褪掉上衣后,就从医药箱里拿出了针包以及一把药草。

  “会有点痛,忍着。”简单地说完这句话,云安安就将手中的金针根根飞刺出去,手法没有半点迟钝。

  下一秒就见将近二十来根明晃晃的金针刺进了周祺背后的穴位里,从外形上看,犹如八卦阵般玄妙。

  周祺原本还想说两句话缓和一下紧张的氛围,但金针入体的那一秒,他差点没忍住痛叫出声来!

  妈哒,这真的叫有点痛吗?!

  云安安还没有意识到,这种级别的疼痛对娇生惯养大的少爷来说,的确是痛了些。

  不过就算意识到,她也并不觉得为了治好病吃点苦头算得了什么,总比没命强。

  她点燃了手中的药草,沿着那些金针顺序有致地熏染,不一会儿,便有丝丝缕缕的黑气从金针顶端溢出。

  混杂在沁人好闻的药香中,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血腥气。

  “呕——”周祺脸色一变,弯腰就想要吐出来。

  “憋着,不许动。”云安安俏脸冷凝地说完,手中的药草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响越来越小。

  周祺被她的话给震得生生一噎,愣是把那股恶心作呕的感觉给咽了回去,死死憋在了嗓子里。

  好、好凶!

  直到云安安手上的药草终于燃烧殆尽,金针顶端溢出的黑气也减少了诸多。

  她才将手里的药草渣扔进垃圾桶里,拿手帕擦干净手,一一撤走了周祺背上的金针。

  最后一根金针离体的瞬间,周祺就立刻感觉到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气,流转过自己的四肢,最后汇聚到了心肺的地方。

  忽的便让他有种缠绕在心肺之间的浊气被驱散之后,陡留下的清爽感。

  他忍不住轻轻咳了一声,想试试肺部还会不会疼得厉害,结果却牵动了刚才那股呕意,立时又要吐。

  “你要是想把吸收进去的药效给吐出来,就尽管吐,大不了多挨几回扎。”云安安瞥了周祺的脸色一眼,将医药箱整理好关上后,淡淡道。

  这句话顿时让想不管不顾吐出来的周祺狠狠地给憋了回去,连嘴巴都不敢再张开。

  泪流满面的周小少爷: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