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580章 我会尽快搬走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翌日清晨。

  第一医院vip病房内。

  “夫人今天感觉好些了吗?”德叔把温在厨房里整晚的药膳粥和一些补品放在桌上,笑容和蔼地对正在输液的戚岚说。

  戚岚对德叔的记忆还停留在二十多年以前,有些生疏地点点头:“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德叔笑笑,“少夫人担心您的身体吃不消,昨晚特地为您烹制了药膳粥,今早就嘱咐让我给您送过来了。”

  “药膳粥?”戚岚眼神微动,视线停在了桌上的保温盒上。

  这云安安……倒是挺有心的。

  德叔看出戚岚眼神里的动容,便把保温盒给打开来,热雾顿时袅袅升起,还有一股勾人至极的喷香味道飘出来。

  “粥还是热的,等您输完液再喝正正好。”德叔笑着又道。

  药膳粥还没有熬好的时候,那股香味就引得别墅里的佣人和暗卫来看了一遍又一遍。

  如果不是这是给戚岚准备的药膳粥,那些家伙还想当夜宵给吃了。

  戚岚咳嗽了一声,强行把目光给挪开了:“先放着吧,等我输完液就喝。”

  “好的。那我就不打扰夫人静养,先告辞了。”

  戚岚点点头,看着德叔离开了病房后,目光重新回到了保温盒上。

  不得不说,光是闻着这股香味,戚岚都觉得自己被针扎得肿疼的手臂,都好像缓解了不少。

  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哗啦。

  病房门忽然再次被人打开,戚岚还以为是德叔折返了,谁知却是霍家派来照顾她的那位高级护工。

  戚岚眉头皱了下,语气难掩嫌恶地道:“把这里面的东西给我倒厕所里去,我闻着怪恶心的。”

  “是,我这就去倒掉。”护工应声,然后拿起桌上的保温盒去了洗手间里。

  …

  清浅的光线透过厚重的窗幔溜进房间里,恰好照拂在面朝落地窗睡得正沉的云安安身上。

  衬得她本就瓷白的小脸越发晶莹剔透,宛若玻璃娃娃。

  过了片刻,云安安卷翘的睫羽微微颤动,好一会儿才完全睁开,眸光茫然地看着那面不知何时被拉上的窗幔。

  她记得昨晚睡着的时候,还是敞开的……

  还有被窝里怎么会热乎乎的……

  不断有问号从云安安头顶升起,她坐在床上愣怔了好一会儿,才从被窝里摸出两个……长形抱枕来。

  或者说是加长版的暖宝宝才对,还是温热温热的,摸着十分舒服。

  难怪昨晚一整夜她都睡得非常安宁。

  往常她来例假的时候不管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多大,四肢都会是冰凉凉的,因此时常会被被冻醒。

  昨晚这两个长形抱枕就放在她的身旁两侧,热源这么靠近,难怪一点都不觉得冷了。

  她家乖宝是个什么小天使哟。

  云安安抱着两个还在发热的抱枕,心里直感叹。

  也不知道酥酥这会儿醒了没有……

  一想起这茬,云安安立刻拿起自己的手机,给苏酥打了通电话过去。

  过了好大一会儿,那边才接通,“安安?我刚醒呢,头可疼死我了,也不知道是谁趁我睡着,锤了我一脑瓜……”

  苏酥边跟云安安抱怨着边下床,谁知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她眼眸倏忽地一亮,想也没多想地走出了房间,小跑着到了楼梯口,“小叔——”

  后面那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在沈诵上楼的时候,和着她脸上惊喜的笑一起僵住了。

  原来不是莫聿修。

  沈诵脚步停了停,看见耷拉着脑袋站在楼上的苏酥,跟她打招呼:“苏小姐,您醒了。我是过去取先生的护照的。”

  护照?

  苏酥握着手机的手都一阵发紧,无以名状的心慌让她吐字都有些艰难:“小叔叔他……要出国?”

  “是的,中午的飞机。”沈诵点点头。

  这一刻就连苏酥自己都有些迷惘,自己在执着些什么了。

  莫聿修已经厌恶她厌恶到有家不回,甚至要出国躲她的地步了。

  他其实大可以把她从这里赶走,毕竟这是他的家而不是她的。

  可他实在太有教养,就连排斥她……都温柔得让人挑不出问题。

  这让从一开始就打定要对小叔叔死缠烂打到底的苏酥,从心底感到愧疚和难堪。

  “沈管家,你不用去拿了。”苏酥转过身,没让沈诵发现自己的异样,“麻烦你帮我向小叔叔带一句话。”

  “就说,我会尽快搬走,谢谢他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和爱护,我以后都不会再来打扰他了。”

  努力让自己平静地说完这些话,苏酥就走回了房间里,将门关上。

  被留在身后一脸懵逼的沈诵:“……”不是,先生出国出差几天,对苏小姐造成的打击这么大吗?

  坏了坏了!

  他可怎么跟先生解释!

  房间里,苏酥把开了免提的手机扔在一边,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行李箱来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酥酥,你没事吧?”云安安心惊胆颤地把苏酥和沈诵的话听了个彻底,生怕苏酥会想不开。

  倒不是怕她伤害自己,而且怕她去伤害别人……

  听出云安安话里浓浓的担忧,一向了解她的苏酥当即咬牙,“你还怕我一时冲动给小叔叔下药,把他吃干抹净不成!”

  云安安:“……”实不相瞒我还真的害怕这个。

  她试图找补:“你和莫小叔叔如果有什么矛盾,应该找他谈一谈,把话说开了才能解决好问题啊。”

  “没什么好说的。”苏酥鼻尖有些泛酸,“其实从一开始错的就是我。小叔叔已经这么明确对我表达出他的拒绝了,是我固执己见,觉得自己能融化他的心。”

  “是我自己不自量力,非要招惹他,结果搞成了现在这副没法收场的局面,都是活该。”

  苏酥悲凉又自嘲的口吻听得云安安心脏莫名颤动了下,“酥酥……”

  “嘛,天底下小鲜肉那么多,我何苦吊死在同一棵树上?得挨片森林试试,才对得起本小姐的人生意义!”苏酥语气一转,豪气云天地说道。

  云安安:???

  不是,你这变脸是不是有点过于迅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