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634章 挟恩图报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克莱希尔的肤质不同于s国人的,加上她的烧伤严重,不能和一般的疤痕相提并论。

  因此云安安之前研制出的祛疤膏给她使用并不适合,要针对她的肤质调配出适合她的祛疤膏才行。

  昨晚克莱希尔就发了份她原来的肤质检测报告给云安安,云安安垂眸看着上面的数据,边思索着配方的用料和配比。

  嗡嗡嗡——

  屏幕界面忽然跳转成了来电提醒,云安安放下手中的笔,起身走出病房去接听。

  “喂?”

  “云小姐,三爷现在在医院检查室这边等您,您能过来一趟吗?”

  检查室离这边并不远,病房四周也有保镖们看守,云安安思忖几秒后便答应了下来。

  然而等到了检查室后,云安安才发现霍衡只是个幌子,真正等她的人,是戚岚。

  “你找我有什么事?”云安安精致的眉眼冷淡下来,隔着段距离站在戚岚的面前,眸光平静地看着她问。

  戚岚坐在轮椅上,脸色看起来红润正常,但是双手却枯瘦无比,虚虚地搭放在扶手上。

  见云安安刻意和自己保持着距离,戚岚微微一笑,然后在云安安警惕的眸光下,一语不发地将脸上的面具给轻轻揭了下来。

  不出片刻,就露出了一张云安安再熟悉不过的脸孔来。

  赫然是那位赠予云安安脱骨藤的妇人的脸!

  云安安明眸中划过一抹惊异,哪怕她早前就有所猜测,却也没有亲眼看到来的更令人诧异和不可置信。

  戚岚果然是那个卖花的妇人!

  然而她自从回到霍家后所做的一切,却让云安安如何都没办法将她和那位纯善的妇人联系到一起。

  可下一刻戚岚的动作,却让云安安瞳眸蓦然紧缩。

  她现在的这张脸竟也是张面具!

  最后一张面具被揭开后,戚岚那张伤痕遍布的脸就这么展露在了云安安的眼前。

  除了依稀能看出她的眼睛和唇鼻和戚婉极为的相似以外,便全都是令人禁不住要倒抽冷气的疤痕。

  “你……”云安安心底的疑问太多,一时不知该问哪个,红唇抿了抿,心绪复杂地开口:“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些?”

  如果她还不能确定戚岚就是那位妇人,就算对她冷相待,云安安心中也不会有任何压力。

  但现在……

  “为了跟你好好谈一谈。”戚岚随手把那两张面具放在旁边的桌上,双手自然而然地交叉着放在身前,哪哈是坐在轮椅上,体态也是优雅的。

  云安安明眸微垂,“你想跟我谈什么。”

  “我听说你和司擎的感情很好,但是再好的感情又能维持得了多久,你们真的都已经认定对方了?”戚岚问,“即便现在是,但如果以后你或是司擎后悔了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听出她话里话外的暗示,云安安细眉微微蹙起。

  戚岚面色平静地看着她,接着说:“我想说的是,倘若你们是真的相爱,又何必在意分别的一两年时间?”

  分别的一两年时间?

  那戚岚又可曾知道,她和霍司擎早已错过了四年时间?

  云安安险些想笑,却又被唇齿间的涩意弄得笑不出来。

  “你想让我离开霍司擎大可直,何必拐弯抹角的?”云安安嗤笑一声,又道:“我原先以为亲妈和后妈终归是不同的,没想到也差不了多少。”

  她无法想象霍司擎当年是怎么在满是豺狼虎豹的霍家存活下来,没有败给那些争权夺利的人的手段,却差点死在自己以为的“亲生母亲”手里。

  所幸有霍老爷子在,霍司擎才没有惨遭她的毒手。

  而好不容易回到霍家的真正母亲,也从未将他的感受放在心上。

  不知怎的,云安安心尖蔓延开了一阵细微的刺痛,很不舒服。

  戚岚低下视线,轻轻地拂掉膝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他总有一天会明白,我都是为了他好。”

  “可你问过他的意见吗?”云安安犀利道,“你有在乎过他是怎么想的吗?你没有,你在乎的只有你自己的目的能不能达成,因为你讨厌我妈妈,所以才要不择一切手段把我驱逐出他的身边。”

  “你是为了自己,不是霍司擎,别把你的自私包装得那么漂亮。”

  怒火不停的在云安安胸口滋生,却无处可以发泄,只能强忍下来。

  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霍司擎。

  戚岚轻声笑笑,“你既然知道我讨厌云舒画,还敢在我面前承认你是她的女儿?”

  “你还没有重要到让我完全需要在乎你感受的程度,哪怕你是阿擎的母亲。还有,我不会答应你的无理要求。”

  “你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司擎没有?”戚岚反问她:“看吧,你们的感情脆弱到连短暂两年的考验,都经受不起。”

  云安安无所谓地耸耸肩,一脸的不在意,“你的激将法用的不错,可惜我不吃这套。”

  懒得再跟戚岚掰扯下去,说完这句话,云安安便转身离开这里。

  戚岚却出声制止道:“你继续留在司擎身边,只会给他带来危险和麻烦。况且我只是让你离开他两年,并不是一辈子,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

  云安安脚步未停。

  “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条命。”

  这句话一出,如同一道无形的枷锁,云安安束缚在了原地,唇瓣一点点抿紧。

  戚岚见她停住,眼底划过一抹悲凉的色彩,“你流产的时候如果没有脱骨藤救命,早就已经死了,说来你这条命,还是我给的。”

  “所以,”云安安转过身望着她,“你是在挟恩图报么?”

  她的话音方才落下,检查室的门就被人给推开了,戚岚的护工站在门外,提醒道:“夫人,您该休息了。”

  “过来推我吧。”戚岚看了那个护工一眼,又将目光转回了云安安平静的俏脸上,“希望我闭眼前,能听到你的答复。”

  这句话与威胁无异,且是拿命相逼的威胁。

  纵使戚岚的语气再淡,却也让云安安没来由的感觉浑身发寒。

  为了赶走她,她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