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649章 戚岚病危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这会儿都快十二点了,颜觅意怎么还在这里?

  由于距离稍远,云安安只能听见几个模糊的字眼,,其余的便听不真切了。

  不知他们谈及到了什么,颜觅意便是一副嫣然微笑,眉眼俱柔的模样,好似荡漾的春心都尽数写在了眼里。

  若非心思细腻些,还未必能发觉被她隐藏妥帖的这些情绪。

  云安安细眉轻蹙地站在拐角边,心里像是堵了团棉花,喉咙干涩得让她连出声询问的力气都没有。

  想起不久前的事,云安安眼睫垂了垂,转身上楼。

  她没看见的是,原本站得好好的颜觅意脚下忽然一绊,压低的一声惊呼随之响起,她整个人都扑向了眼前容颜冷峻的男人身上。

  孰料男人修长的双腿稍稍往旁边迈了一步,毫无迟疑地避开了她扑来的身体,狭眸波澜不惊地睨着她,“说下去。”

  颜觅意有些狼狈地稳住了身子才没让自己真的狼狈摔倒,很快整理好微散的发丝,憋着口气接上刚才的话:“祁星火的父母离世后,就只剩他和夫人相依为命。”

  “祁星火又不是个甘于现状的,挖宝、赌博、走私等他都涉及过,直到他被同伴出卖,跌落到泥底,再也爬不起来。”

  “他这些天里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让他见夫人,否则他不会答应我们提出的任何条件。”

  霍司擎狭眸微微眯起,片刻后沉声道:“你可以回去了。”

  “是。”颜觅意点点头,最后看了眼拐角的方向,转身离开。

  回到主卧后,霍司擎却并未在房内看见云安安的身影,眉峰拧起。

  最后是在景宝的儿童房里找到了蜷缩成一团,睡得并不是很安稳的云安安。

  霍司擎薄唇边不自觉地溢出声轻叹,尽量不碰到她受伤的那只手臂,倾身轻柔地将她打横抱起。

  随后把她抱回了主卧那张舒适的大床上,凝视着她娇软的小脸片刻,在她的眼尾轻轻落下一吻。

  “晚安。”

  …

  晨光微曦,薄雾朦胧的环山路山腰小亭旁。

  “吱——”尖锐的刹车声响彻天际。

  随着这道摩擦得耳膜生疼的噪音停下,一个高大的男人倒在了路面,猩红的血不断从他的后脑勺、肩膀以及腿部流出,瞬时便染红了周边黄色的沙土。

  男人用仅剩的意识勉强睁开眼,晦涩地转动一圈,最后停在了不远处那辆白车上。

  他的视线死死盯着那辆车的驾驶座上,却看了个轮廓不到,便再也支撑不住,举起的手指落在了地上。

  只轻轻地扬起了些许沙土。

  驾驶座的车窗没关,不断有越来越重的喘息声和抽泣声从里面传来。

  过了许久,白车掉头,扬尘离去。

  …

  一种强烈的不安感驱使云安安从睡梦中睁开眸子,第一眼看见的却并不是景宝房间里的浮雕天花板。

  而是主卧里她所熟悉的水晶吊灯。

  还有一张粉雕玉琢,宛如雪童子般可爱的小脸蛋。

  “景宝?你不是在云上山庄吗……”云安安愣了愣,手撑着床坐了起来,纤指揉按了几下有些酸涩的脖颈,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昨晚大雪封路,景宝没能赶回来,让妈咪受苦了。”小团子一下抱住云安安,安慰地蹭了蹭她的脸颊。

  云安安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有种母子角色被颠倒过来的错觉?

  “妈咪没受苦,就是受了点惊吓,不要紧的。”

  刚想拍拍胸脯证明自己很好,云安安忽然想起自己的手臂还有伤,顿时有些讪讪地往身后一藏。

  “这是不要紧吗?”小团子瞅着云安安意图藏起来的那只手,脸颊鼓了鼓,“遇到危险的时候,妈咪只要按一下项链里的开关,既不会伤到自己,也能全身而退。”

  云安安有些心虚地摸了摸手腕,“这不是……忘了吗?”

  情急之下,她也没想那么多。

  而且因为宫妄百毒不侵,对各类药物也免疫的原因,她连迷晕他然后逃跑的念头都省了。

  以至于一时没想起来自己的项链里还有机关这回事。

  看着小团子一脸担心的样子,云安安一口一软,“妈咪答应你,以后一定会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为主,好不好?”

  克莱希尔是因为她才会遭受危险,于情于理她都不可能看着她出事,所以才想也没想地替她挡下了白岐的攻击。

  霍司擎曾经教过她怎样格挡敌人进攻的同时,而不会受到太大伤害。

  她原本可以有八分把握能挡下白岐的攻击,却没想到他的力气竟大得惊人。

  若非她已经化解了他一半的力气,硬是受那一手刀的情况下,她这只手可能不单单只是受伤这么简单。

  听见她的保证,小团子才傲娇地抬了抬下巴,“那我勉强原谅妈咪好了。”

  这时,霍白薇拿着个医药箱走进房内,“嫂嫂,我来帮你换药。”

  “你怎么出院了?身体都养好了?”云安安有些诧异地看着霍白薇,她的脸色仍然不是那么好,但较之以前,多了几分精神。

  霍白薇摇摇头,“我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所以跟哥哥说回来养病也是一样的。”

  而且她照着云安安开的药膳方子去调养身体,已经好很多了。

  给云安安上完药后,霍白薇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不知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我现在就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云安安蹙起眉疑惑地问。

  “医院传来消息,说我妈病危,很可能熬不过今晚了。”霍白薇讷讷地回答着,脸色煞白,双眼都失去了焦距。

  …

  云安安让霍白薇带着景宝先去医院,自己则开车去了趟云医馆取东西。

  谁知却看见云医馆的门口停着的数十辆黑色豪车,以及为首那辆分外瞩目的柯尼塞格agera

  r。

  白岐恭敬地站在车旁,见到云安安出现时,立即走上前去。

  “王妃,爷让我来给您送药,还请您务必要收好。”白岐拿出一个造型精致小巧的琉璃瓶来递给她,“使用方法您都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