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663章 以恶制恶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听着义愤填膺实则刻薄刺耳的话语越发清晰地传入云安安耳中,登时让她蹙起了细眉,抿紧唇走向客厅。

  客厅里。

  对着阮泓贪婪的小人嘴脸,云老夫人和云老先生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但多年的涵养却让他们又不能直接叫他滚,便冷着张脸。

  阮泓并未轻易放弃,反而觉得这是个相当好的机会。

  若是他的女儿能为云家诞下后代,连带着他们全家都要飞黄腾达了。

  “老先生,老夫人,您们是看着若水长大的,她的品性如何没人比您们更清楚的。”阮泓苦口婆心地说:“养女变儿媳,这未尝不是一桩美谈啊。”

  “爸……”做在一旁的阮若水羞羞答答地喊了声,像是不好意思了。

  阮若水来之前本来也以为阮泓是带自己单纯道歉来了,没想到姜还是老的辣。

  云老夫人将目光转向阮若水,“若水,你告诉我,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奶奶,您知道我喜欢霄亦哥很多年了,就算他现在成了植物人,就算他可能再也醒不过来,我也愿意嫁给他,为他生育子嗣,为云家绵延后代。”

  “你也说了霄亦现在是植物人。”云老夫人闭了闭眼,转过脸去。

  阮若水以为她是不同意,连忙说:“奶奶,现在科技发达,试管和代孕都屡见不鲜,我、我愿意为霄亦哥代孕……”

  “老夫人您看在若水对霄亦一片痴心,不惜忍受代孕这么遭罪的事的份上,就成全她吧。”阮泓叹着气说。

  “奶奶,你也不想霄亦哥万一有个好歹,连个后都没能留下吧?”阮若水接到阮泓的眼神暗示,坐到了云老夫人身边,挽着她手柔声劝道。

  云老夫人本就疼云霄亦这个老来子,一想到阮若水说的那种可能性,脑内便隐隐作痛。

  却在这时,一道柔软不失韧劲的女声插入进来。

  “怎么这么热闹?我还以为家里请了人过来唱曲呢。”

  只见一抹纤细清丽的身影步伐款款地走进客厅里,长发微卷,容颜精致漂亮但不媚俗,一出现便让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追随她的身影。

  一见到云安安出现,两位老人心中的郁气这才散去,拉着她到身边坐下。

  看见他们对待云安安的亲昵举动,阮泓盘算着看了云安安两眼,转头用眼神询问阮若水。

  “爷爷奶奶非常喜欢她,霄亦哥也是。”阮若水压低声音,不屑地说:“不知道打哪儿来的麻雀,想飞上枝头变凤凰而已。”

  阮泓头一次对自己这个女儿的脑容量产生了怀疑。

  且看云安安刚落座,女佣就及时地为她端来了红茶和点心,尽管他再怎么不懂这些古董的东西,也能看出云安安手中茶杯的贵重。

  他们面前的茶杯,还远不及她手中的。

  云安安端起茶杯抿了口润润嗓子,才抬眸看向阮若水,笑眯眯地问她:“你说你想帮云霄亦代孕是吗?”

  “是又怎样。”阮若水还记得昨天的两巴掌,看着云安安的眼睛里都充满了恨意。

  云安安点点头,“我觉得完全可以,不过需要几个前提。”

  云老夫人和云老先生相视一眼,虽心有疑惑,还是选择相信云安安,没有出声。

  而他们相当于默认的态度,更让阮泓不敢小觑了云安安的身份。

  更别说他们进来这里这么久,这还是两位老人的态度第一次有所松动了。

  “什么前提,您请尽管说,我们若水保管都能做到!”阮泓夸下海口道。

  云安安红唇划开一抹满意的笑,“第一,你的女儿只履行代孕的义务,不能嫁进云家。”

  阮若水刚要反驳她,就被阮泓拉住,故作牺牲很大地说,“这当然没问题,若水只是想为霄亦做些什么,嫁不嫁进云家都是次要的!”

  届时孩子生下来,阮若水要进云家的门,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第二,你的女儿不得和这个孩子有任何来往。”

  “没问题。”

  “很好。最后一个,不知阮先生曾听说过去母留子这个典故?”云安安端起红茶,轻轻吹了吹上面的白雾,慢悠悠地道。

  这话一出,阮泓和阮若水的脸色顿时刷地变白。

  去母留子?!

  这个女人是疯子吗!?

  阮若水目光恐惧地看着隔着袅袅白雾里,云安安精致的脸庞,心底一阵发寒。

  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我这人向来戒心较强,对活人呢,不太放心。”云安安抬起明眸,含笑地看向阮若水,“阮小姐那么善解人意,应该能理解我的吧?”

  那双粲若繁星的眼眸在笑,却让阮若水有种莫名的紧迫感。

  “老夫人,老先生,我们若水愿意为霄亦代孕已经是做出了极大的牺牲,你们让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来刻薄若水,未免太过分了!”

  阮泓脸色难看,一副我好心为你们着想,你们还不领情的模样。

  “阮先生此差矣。”听,云安安轻声笑了笑,“阮小姐不是只是单纯想为心上人做些什么,不计后果,不计回报么?怎么,这就受不了了?”

  “那阮小姐的真心,还真是比玻璃纸还脆呢。”

  “你!”阮若水气得恨不得把手里的茶都泼她脸上去,可还在隐隐作疼的脸却让她生生不敢轻举妄动。

  阮泓没再听云安安所说,扭头看着两位老人,“您们就这么放纵她羞辱我们吗?还是您们也赞同去母留子这种荒诞不羁的事情!”

  云安安又喝了口茶,闲闲地回答他:“还有第二条路,阮先生想听吗?”

  阮泓只得压着火气,“你说!”

  “阮若水代孕成功后,你们一家搬到浊洲去,这辈子都不再踏入s国的土地。怎么样,是不是非常体谅你们?”

  这句话刚说完,阮泓的火气直冲大脑,口不择地怒骂出声:“贱人!你简直欺人太甚!”

  阮若水头一次对自己亲爸的脑子产生了质疑。

  他是看不出来爷爷奶奶有多疼这个女人吗?!

  还是看不出来云安安在故意激怒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