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安霍司擎 第763章 绝不能输了他!

小说:云安安霍司擎 作者:桃丽丝 更新时间:2020-03-11 00:21: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对了!

  突如其来的灵感使得云安安眼底黯淡的乌云都被光芒驱散,她抬起头亲了口霍司擎线条坚毅的下巴,然后迫不及待地站起来。

  “我现在去一趟研究所,很快就回来!”

  抛下这句话,云安安就急不可待地拿起东西跑了出去。

  霍司擎俊颜上的柔和笑意在她离开后,顷刻间消散。

  他的目光缓缓落在了书桌左侧的那一叠东西上。

  这大抵是,他所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

  qy研究所里愁云惨淡,核心实验室里的专家们每个都在唉声叹气。

  身为国内外超一等的病毒研究专家,却拿霍司擎这样特殊的病例毫无办法。

  都不用传出去,他们自个都觉得往后没脸见人了。

  邵所长一脸苦相地安慰他们,顶头老板没了,研究所往后能不能继续运转下去还是个问题,脸这东西要不要都无所谓了。

  就在这时,邵所长接了通电话,看了那些专家一眼后,便匆匆地离开了实验室。

  有邵所长刷新认证,云安安才通过研究所内外设置的层层把控,得以进入试剂仓库里面。

  “云小姐,这里面存放的都是一些危险性极高的病毒试剂,我们只有在做实验的时候才会用上,一般情况下是不能动用的。”邵所长领着穿好防护服的云安安走进去,对她解释道。

  这些病毒要是不小心散播出去,是会引起大乱的。

  云安安知道邵所长向来谨慎,加上他们本来就知道霍司擎感染的事情,便没有隐瞒,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他。

  听完云安安的治疗手段后,邵所长后背都起了层冷汗,“云小姐,这可不行!一个弄不好是会要命的!”

  “即便我们什么都不做,也是会要命的。”云安安扫过那一排排存放小心的病毒试剂,眸光坚定。

  邵所长哽了哽,她说的没错,就算不照她说的那样去做,霍先生也只剩今天最后一天的时间了。

  何不死马当活马医?

  邵所长的神色一肃,“我知道了,您先在这里稍等会儿,我去给您取。”

  “麻烦了。”

  十分钟后,邵所长将一个严密的玻璃盒郑重的放在了云安安手上,“这是您需要的病毒试剂,云小姐,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是我们能帮得上忙的?”

  看着玻璃盒里装着的试剂药瓶,云安安慎之又慎地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对邵所长道:“如果有,我会向您求助的,今天谢谢您了。”

  没有停留太久,云安安换下防护服后就离开了研究所。

  她是自己开车过来的,人虽然能进来,但车还停在外面。

  云安安快不走向自己的车,旁边的树丛里突然窜出一道人影来,吓得云安安后退了两步。

  那道人影竟是趁她不备,一把扯下了她紧紧攥在手里的包,拉开拉链,把玻璃盒拿了出来。

  云安安眸子一阵瑟缩,尤其是在看见那人的脸时,盈满在她眼底的震惊和错愕几乎快要溢出来!

  “你……霍延?!”

  怎么会是霍延?!

  霍延淡蓝色的眼瞳闪了闪,转过身来,平静地直视着云安安充满震愕的双眸,浅声说:“你不能救他。”

  “你会没命的。”

  云安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朝霍延伸出手:“把东西还给我,其他的废话你就别说了。”

  和变异ox危险性相当的就只有这瓶病毒试剂,如果真的被霍延拿走……

  那就真的一点希望都不剩了!

  霍延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执着地重复着刚才的话:“你会没命的。”

  “霍延,他是你哥哥!”云安安看着他手里的玻璃盒,一时没按耐住怒火,声音都扬高了许多:“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你更重要。”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说救了霍司擎,我就会没命这种胡话,但这是我和他的事,你不要管,行吗?”

  霍延抿着嘴,拿着玻璃盒的那只手松了松,眼看就要掉下去。

  就在这时,云安安忽然招了招手。

  霍延抬头看去,就见刚刚还空空荡荡的平地附近,突然间便站满了浑身透着锐利煞气的一群人。

  ——霍家暗卫!

  他竟然把自己的臂膀交给了云安安。

  如果说霍氏集团是霍司擎的耳与目,那么霍家暗卫队,便是他有力的臂膀。

  无人能挡。

  霍延意图毁掉玻璃盒里的药剂,但并没能成功,暗卫从他手中夺走了那个玻璃盒,毫无损伤地交到了云安安手上。

  忽然间,他像是明白了什么,眼瞳定定地望向云安安。

  “你以为我没有任何准备,就敢一个人来取这么重要的东西吗?”云安安从暗卫手里接过那个玻璃盒,妥善地放回包里后,眸光冷凝地看着霍延,“从开始我就在等你出现。”

  “还有,我应该谢谢你告诉我,这瓶试剂真的能救霍司擎。”

  霍延眉头皱了皱,想起刚才他对云安安说的第一句话,眼底先是划过一丝恍然,最后全都化为了平静。

  他欠她的,终于还清了。

  “把他带回去,先看管起来。”嘱咐过暗卫们后,云安安便上了车,扬长而去。

  等她回到别墅里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阿擎,我……”云安安推门而入,话刚开了个头,便被眼前的场景死死地掐断了尾音!

  男人静躺在床上,那张精雕细刻的容颜上毫无血色,苍白却不显得羸弱,却沉寂得让人心中发冷。

  云安安的心脏猛地一抽,几步跑到他面前去,颤抖的指尖好几下才终于对准位置,给他把起脉来。

  脉象迟滞无力,虚缓不畅,和她之前给他把脉时得出的结论完全不一样!

  ……他又吃霍家专为隐瞒病情研制出的那种禁药了!?

  云安安又急又恼,眼下却顾不得这些,立即挽起霍司擎的衣袖,然后拿出了注射器。

  “如果救不活你,等景宝长大,我就去见你。”

  她手心攥得生疼,明眸里笼罩着一层水色,但绽放在她唇角的却是一抹清浅欣然的笑容。